•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目的論視角下非專業類軍語的外宣翻譯策略研究

2022-06-22 點擊:

----以政府白皮書為例

孫蕓玨
( 蘇州大學應用技術學院,江蘇蘇州 215000)
 
    摘要:外宣翻譯是中國構建國際話語權、提升國際形象的重要途徑,但外宣文本中的軍語泛化易引起外國受眾的誤解;該文以目的論為理論基礎,以政府白皮書為文本素材,重點分析外宣翻譯中非專業類軍語的翻譯策略,提出譯者要充分考慮受眾的認知習慣和理解能力,根據不同的文本主題及語境,采用不同的翻譯方法,以實現譯文的交際目的,達到良好的傳播效果。
    關鍵詞:目的論;外宣翻譯;非專業類軍語
    中圖分類號:G64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b)-0038-04

A Study of Publicity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Nonprofessional Military Term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kopos Theory

——Taking the Government White Paper as an Example

SUN Yunjue
(Applied Technology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Suzhou,Jiangsu 215000,China)
 
     Abstract: Translation for Internationalcommunication is a crucial means of building China’s international discourse power and enhancing international image, but its generalization of military termsis easy to cause misunderstanding; Based on Skopos Theory and taking Government White Paper as materials for analysis, 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nonprofessional military terms, and concludes that translators should fully consider the cognitive habits and understanding ability of the foreign audience, and adopt different translation methods according to text themes and contexts, so as to achieve communicative purpose and communicating effect.
     Key Words: Skopos Theory;translation for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nonprofessional military terms
 
     國人向來喜用軍事用語,正如中國翻譯協會常務副會長黃友義教授在外教社2021年暑期外語教師發展論壇講話中形容的那樣:“中國人用餐要‘速戰速決’,制定計劃要‘排兵布陣’,改革要‘攻堅戰’,干事情必須‘打好組合拳’。”軍事用語言簡意賅、頗有力度,契合中國本身的歷史文化經歷,因而國人早已習慣且競相用之。
     這類表述也延伸到了我國的外宣話語體系,由于中西文化差異,外國受眾未必能正確認知,甚至還會產生誤解;若草率翻譯,極易讓他國產生中國“好戰”,想“稱霸”世界的錯覺,這對一直堅守和平發展外交政策的中國是莫大的不公。外宣翻譯的目的就是讓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國,讓中國走向世界,鑒于此,為了能更好地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準確翻譯外宣文本中的軍語顯得格外關鍵。
 

1外宣文本中的軍語泛化

1.1 軍語定義

     軍語具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軍語即“軍事用語”,早于“軍事術語”出現;而狹義的軍語指“軍事術語”,它的出現和軍事學科體系的成熟、完善相適應。
在專業軍事領域,軍語已成為“軍事術語”的代名詞。廣義的軍語即軍事用語,是“民族共同體的變體,軍事概念的符號表現,本質上是全民共同語的一種變體。”它基本可分為兩類:第一類即軍事術語,第二類為含有軍事概念的非專業類軍事用語,這一類軍語雖有軍事之名,卻無戰爭之實,本文的研究對象——外宣文本中的軍語翻譯主要針對的就是這一類別。

1.2軍語泛化對外宣翻譯的影響

     顧名思義,軍語泛化指的是軍語頻繁跨領域使用及傳播,呈現泛化甚至泛濫趨勢。軍語泛化現象在中國相當普遍:經濟領域常說“商場如戰場”;體育競技常有“某人掛帥、征戰某地”之說;醫療方面,抗擊新冠疫情已成為全民參與的“總體戰”“狙擊戰”。軍語泛化現象與我國的歷史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中國上下五千年,歷經朝代更迭、治亂興衰,從秦始皇武統六國,到抗日八年抵御外侵,再到武裝奪取政權、建立新中國,儼然一部“血淚戰爭史”;戰爭的經歷也滋養了中國的兵家思想:《孫子兵法》《六韜》等著作圍繞排兵布陣、克敵制勝展開,軍事思維深入人心。但這不意味著中國是“好戰”的民族,相反,中國人一直“以和為貴”,中國政府也一直堅持走和平發展的外交路線;中華民族的“和”文化才是中國人深入骨髓的文化基因。
     泛化的軍語表述如只供國人內部交流并無大礙,但外宣文本也存在軍語泛化,而外國受眾在此方面認知和國人大相徑庭。以美國為例,美國人常采用模糊、替換等迂回手段美化軍事行為,轉移讀者注意力,如“軍事襲擊”被委婉地稱為possible movement(潛在行動),“隨機轟炸”搖身一變成為shock and awe(震懾和敬畏),部分軍事委婉語甚至找不到一絲戰爭的影子,這與中國人的話語習慣形成強烈反差。
     話語的背后是思維和認知,外宣翻譯若一味遵循中國人的話語風格,對外國受眾的理解認知視若無睹,這樣的翻譯成品在外國讀者眼中必然“火藥味”“血腥味”十足,隨之而來的誤解曲解也是必然的。因而在外宣翻譯中,譯者一定要學會轉變視角,換位思考,充分考慮外國受眾的認知習慣和理解能力。
 

2 目的論視角下外宣文本中非專業類軍語的翻譯

2.1 目的論的定義及原則

     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的翻譯功能學派成功將翻譯的重心從源語文本轉移到目標文本。漢斯·弗米爾的目的論便是其中的奠基理論,它將翻譯定義為“有目的的人類活動,譯者應結合翻譯目的和譯文讀者對原文進行選擇性翻譯;源語文本只是信息源頭,并非譯者關注的中心”。
弗米爾認為選擇性翻譯時應遵守三大法則:其中“目的法則”是最高法則,要求譯者根據翻譯目的來決定翻譯策略和方法;第二法則為“連貫法則”,要求譯文符合語內連貫標準,具有可讀性;第三法則為“忠實法則”,即原文與譯文間應存在語際連貫,通俗地說就是譯文要忠實于原文。三大法則中,“目的法則”位居絕對首位,有助于翻譯研究打破“原文中心論”的束縛,賦予譯員更大的自由。

2.2 非專業類軍語的外宣翻譯

2.2.1 外宣翻譯的定義及目的
     外宣翻譯是“全球化背景下以漢語為信息源、以英語等外國語信息為載體、以各種媒體為渠道、以外國民眾為主要傳播對象的交際活動”。黃友義認為我國外宣翻譯的目的是:“傳遞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建構中國國際話語權”。朱義華將其具體闡釋為“提升我國文化軟實力與國際影響力,為經濟社會發展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為避免國際爭端,贏取國際支持創造條件”。按照目的論“目的決定手段”的基本原則,外宣翻譯的這些目的直接決定了外宣文本中非專業類軍語的翻譯策略:外宣譯員應以實現譯文的交際功能及外宣效果為己任,力求讓外國受眾準確認知這類表達在文本中的真正涵義,理解并基本接受其想要傳遞的信息及其價值觀。
2.2.2 外宣文本中非專業類軍語的翻譯方法——以政府白皮書為例
      作為外宣文本的典型代表,政府白皮書自1991年至2021年底已發布近150篇,全面介紹了中國政府在重大問題上的政策主張、原則立場,具有“針對性、時效性,受眾廣泛、影響力大”等特點。下文以2020至2021年白皮書文本及其英譯為素材,對其中的非專業類軍語的翻譯方法展開探討。根據不同的文本話題、表達目的及語境基調,筆者認為可基本采取以下兩大翻譯方法:
      譯法一:明確語境意義,譯釋并舉的去意象譯法
      中文的“戰斗”并非一定是戰場上“真刀真槍”的軍事行為,白皮書中不少這類表達,雖帶軍事隱喻,卻無戰斗實質,主要用來鼓舞士氣,渲染氛圍;如一味機械直譯,則會讓中文中隱性的軍事隱喻變成英文中顯性的對抗性沖突,不僅曲解原文,還會招致誤解;這樣的譯文喪失了基本的交際功能,外宣效果也大打折扣。因此針對這類軍語,不應局限于其字面意思,而應采用釋譯等方式,明確其在語境中的涵義,有所取舍地翻譯原文的軍事意象,以免受眾由于文化差異而產生誤解。
      例1:改革開放新時期,中國人民以“殺出一條血路”的膽魄和勇氣,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在中國大地上掀起前所未有的改革熱潮,用自己的辛勞和汗水一磚一瓦建造起中國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中國的全面小康》,2021)
    英譯:After the launch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 Chinese people were bold in breaking new ground, and every successful step in modernization was gained through their resolute efforts.
      “殺出一條血路”是中文俗語,原指戰爭中從敵人的包圍圈中殺出一條生路;現形容在危難中打開新局面。原文使用該語的初衷是強化渲染國人敢于直面困境、找尋出路的勇氣,從而鼓舞士氣;華為CEO任正非在2019年也使用過該表達,結果《華爾街日報》將其譯為“surge forward, killing as you go, to blaze us a trail of blood”,此等“血淋淋”的譯文實屬反面教材,不僅曲解了原文語境意義,更起到了負面的傳播效果。白皮書譯文用“break”和“new ground”揭示了“殺”和“血路”在語境中的真實涵義,實現了譯文交際目的的同時避免了文化差異帶來的誤解。
     例2:中國仍然面臨嚴峻的貧困形勢,面對的都是貧中之貧、堅中之堅,減貧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2021)
     英譯:But the country still faced a daunting challenge since it had to solve the most difficult problems in raising the poorest population out of poverty in the coming period. China's battle against extreme poverty had entered the toughest stage. 
     《管子·制分》云:“故凡用兵者,攻堅則軔,乘暇則神”。攻堅意為:進擊強敵或攻取堅城;攻堅拔寨即“攻下對方堅固的營寨”。原文“攻堅拔寨”和“啃硬骨頭”作為并列結構,都用來形容減貧工作進入最關鍵、最艱難時刻。攻堅拔寨一詞軍事畫面感強,但若直譯,語言繁瑣倒是其次,只怕會給外國讀者平添理解負擔,不如本句“enterthe toughest stage”來得簡潔直白,一語道出攻堅拔寨的語境意義。
     例3:農村基層黨組織是中國共產黨在農村全部工作和戰斗力的基礎,是貫徹落實扶貧工作決策部署的戰斗堡壘。(《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2021)
    英譯:Grassroots Party organizations are the cornerstone of the CPC's rural work, playing a key role inensuring that decisions and plans on poverty alleviation are implemented. 
     在軍事戰斗中,堡壘指“用于防守的堅固建筑物”,如今堡壘已然滲透到各領域,成為通用語言,該詞在本句中意為“在扶貧工作中發揮關鍵作用的堅實支柱”,無實質意義上的軍事內涵,如機械地譯為“fortress”或“stronghold”,顯然偏離原文本義,影響外宣效果,因而闡釋為“play a key role”更為準確。
      例4:2017年,黨的十九大科學把握黨和國家事業所處的歷史方位和發展階段……吹響了奪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偉大勝利的號角。(《中國的全面小康》,2021)
     英譯:At its 19th National Congress in 2017, the CPC demonstrated its understanding that China had reached a historic juncture and development stage… embarking on a journey to fully build a modern socialist China.
     號角原為軍隊中傳令用的管樂器,現意為重大活動開始的信號。吹響某一事業的號角,即開始這一事業;譯文“embark on a journey”通過省去“號角”這一軍事意象,減弱了譯文的“火藥味”,更明確了該表達的語境意義。
      譯法二:沿用戰爭隱喻,保留軍事意象的順應譯法
      白皮書中部分話題,如抗疫、脫貧、治污也用到了軍事隱喻,將疫情、貧困或污染比喻為敵人,英文中類似的隱喻也比比皆是,因而外國受眾對此并不陌生且易于接受;對于這類表達,白皮書大多保留原文的戰爭隱喻,采用直譯的方法,生動還原了原文的軍事意象,實現譯文的交際目的。
     例5:面對前所未知、突如其來、來勢洶洶的疫情天災,中國果斷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 14億中國人民堅韌奉獻、團結協作,構筑起同心戰疫的堅固防線。(《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2020)
      英譯:Facing this unknown, unexpected, and devastating disease,China launched a resolute battleto prevent and control its spread; 1.4 billion Chinese people have exhibited enormous tenacity and solidarity in erecting a defensive rampart.
     由于新冠病毒是全國乃至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敵人,因此白皮書對于抗疫相關的軍語多采用保留戰爭隱喻的順譯法,比如“疫情防控狙擊戰”直譯為“a resolute battle”(決絕的戰斗);“構筑抗疫防線”譯為“erect a defensive rampart”(rampart在西方是具有防御功能的土城墻);生動地刻畫了抗疫的艱難,人民抗疫的決心和大無畏精神。
     例6:中共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中國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涨、力度最大、惠及人口最多的脫貧攻堅戰。(《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2021)
     英譯:Since the 18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in 2012,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with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at the core, has fought a decisive battle against poverty that is unprecedented in scale and intensity, and has benefited the largest number of people in human history.
     脫貧是近年來政府工作的一大重心,將其稱為攻堅戰是為了凸顯其任務之重、難度之大;白皮書英譯保留了此戰爭隱喻,用中心詞“battle”進行直譯,用戰爭映射脫貧工作,增強外國受眾對脫貧工作的認知。
      例7: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七大標志性戰役取得決定性成效。(《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與行動》,2021)
     英譯:The battles to defend blue skies, clear waters and clean land and the seven landmark campaigns for pollu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ave achieved decisive results.
      2018年習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議上發表講話,提出要為生態環境打好“七大標志性戰役”(藍天保衛戰、柴油貨車污染治理、城市黑臭水體治理等七大攻堅戰)。譯文中,無論是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還是這七大標志性戰役,都沿用了原文的戰爭隱喻,“battle”和“campaign(本語境中意為軍事行動)”直接移植了“戰”或“戰役”的軍事概念,讓外國受眾感受到了中國政府治理污染的決心和所做的努力,實現了外宣翻譯的目的,達到了預期的外宣效果。
 

3結語

    綜上所述,譯者應時刻牢記外宣翻譯的目的,要有“大局觀念”,懂得換位思考,在掌握國際流行話語體系的基礎上充分考慮外國受眾的認知習慣和理解能力,針對不同的表達,根據其不同的文本主題及語境,采用“明確語境意義,譯釋并舉的去意象譯法”亦或“沿用戰爭隱喻,保留軍事意象的順應譯法”,完成譯文的交際目的,實現良好的傳播效果,繼而更好地傳播中國思想、講好中國故事。
 

參考文獻

[1] 韓韌.軍語概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8.
[2] Katharina R & Hans J V. Groundwork for a General Theary of Trans lationl MI, Tuingen: Niemeyer, 1984.
[3] 黃友義.譯好鴻篇巨著,講好中國故事——通過翻譯《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英文版體會中國國際話語體系構建[J].中國政協,2018(14) : 61 - 64.
[4] 李洪乾.軍語泛化現象的認知研究[D]. 長沙:湖南師范大學,2016.
[5] 李洋.白皮書的翻譯與出版[J].中國翻譯. 2020(1): 49-52.
[6] 邱佳.語言模因理論視域下的軍語語義泛化研究[J].浙江外國語學院學報2020(5): 76-81.
[7] 張健.外宣翻譯導論[M].北京:國防工業出版社,2013: 22.
[8] 朱義華.外宣翻譯研究體系建構探索[M].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2021.

基金項目:江蘇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項目“新時代對外話語體系構建背景下中國外宣翻譯策略研究”(編號:2019SJA2141)
作者簡介:孫蕓玨(1984.04--),女,浙江湖州人,碩士研究生,講師,研究方向:翻譯理論與實踐。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美女色色综合,亚洲高清无码电影,AV电影网在线观看,夜lu吧影院最好的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