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漢語言文化國際推廣視野下漢英泛義動詞的語義實現比較研究

2022-06-22 點擊:
——以“弄”和“make”為例
葉遠荷,李營
(北部灣大學,廣西欽州  535011)
 
     摘要:泛義動詞由于語義寬泛而不確定,成為漢語言文化國際推廣的一個難點。該文以“弄”和“make”為例,對漢英泛義動詞的語義實現進行比較研究,發現漢語“弄”和英語“make”在動賓結構、動補結構的語義實現存在相似之處,且都有虛化義。但是兩者也有明顯的區別:首先,前置詞和后置詞對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受制存在差異;其次,語態的變化對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影響不同;最后,在動補結構中,漢語“弄”的語義受前置詞制約,英語“make”的語義不受制約。在此基礎上,該文提出泛義動詞的對外漢語教學策略。
     關鍵詞:泛義動詞;弄;make;語義實現;漢語推廣
     中圖分類號:H31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b)-0034-03

A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Semantic Realization of Chinese and English Generic Verb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Chinese Education

——Taking Nong and make as Examples

YE Yuanhe, LI Ying
(Colleg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Beibu Gulf University, Qinzhou Guangxi, 535011, China)
 
     Abstract:Generic verbs have become a difficult point in international promotion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because of their broad and uncertain semantics. Taking Nong and make as examples, this paper makes a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semantic realization of Chinese and English generic verbs. It is found that Chinese Nong and English make have similarities in the semantic realization of verb-object structure and verb-complement structure, and they both have virtualized meaning. But there are also obvious differences between them: first, there ar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emantic constraints of Chinese Nong and English make by prepositions and postpositions; second, the change of voice has different effects on the semantic realization of Chinese Nong and English make; finally, in verb-complement structure, the semantics of Chinese Nong is restricted by prepositions, while the semantics of English make is not restricted. On this basis, this paper proposes strategies of teaching generic verbs in international Chinese education.
     Key words: Generic verb; Nong; make; Semantic realization; Chinese promotion
 
     漢語中存在一種類型的動詞,特點是沒有明確的內涵,需要在語境中分析其具體意義,稱作泛義動詞。典型的泛義動詞有“弄”、“搞”、“做”等。由于泛義動詞隨不同的語境表達出寬泛而不確定的語義,外國學生學起來經常感覺到困難。而英語中也有一類虛化動詞,表現出寬泛的語義,具體語義由語境來決定,實際上和漢語的泛義動詞相當,比如“make”、“do”、“have”等。該文選取使用頻率較高的“弄”和“make”來進行語義實現的比較,探索泛義動詞的對外漢語教學策略,推動漢語言文化的國際推廣。
 

1“弄”和“make”語義實現的相同之處

    《現代漢語詞典》中“弄”的基本義項有:(1)玩耍、把玩;(2)設法取得;(3)玩弄;(4)做、搞、辦、干[1],但在實際的語言應用中,“弄”的語義超出基本義很多,表現出鮮明的語義泛化特征。李雪妍等人認為“弄”有多義性和模糊性等特點[2]。而陸谷孫主編的《英漢大詞典》中“make”作為及物動詞有39個義項,作為不及物動詞有11個義項,可謂語義十分豐富。“make”在不同的語境下可以表示出不同的意義,也表現出鮮明的語義泛化特征[3]。梁桃英等人認為“make”的使用呈現出非線性、復雜性的特點[4]。但是泛義動詞的模糊性并非不可捉摸,我們對北京語言大學語料庫里“弄”和《英漢大詞典》中“make”的相關語料進行分析,發現兩個動詞語義的實現有很多相似之處。

1.1動賓結構中的后置詞與語義實現

     在動賓結構中,漢語“弄”帶名詞性賓語時顯現出的語義特征為[+動作]義,“弄”加數量短語后帶名詞性賓語時顯現出的語義特征為[+獲得]義,這兩種情況“弄”后都帶名詞性賓語,此時“弄”依賴于后置詞賓語來判定詞義。如:“弄宵夜、弄陰謀”中,“宵夜”、“陰謀”的語義類型都屬于受事,“弄”在其中的動作意義很明顯,分別表示“烹飪”和“策劃”,“弄”的語義受制于后置的賓語。再如:“弄一瓶羅姆酒”、“弄幾個龍蝦”、中“羅姆酒”、“龍蝦”是結果賓語,“弄”的獲得義得到凸顯,它表示“設法得到”,“弄”的語義也受后置的賓語所制約[5]。
    在英語的動賓結構中,“make”帶名詞性賓語時,語義也依賴于后置的賓語來判定[6]。“make”的詞義十分寬泛,如:
    make a book (著書), make a dictionary(編纂詞典),make verses (賦詩), make laws (制訂法律),make a will (立遺囑),make war (開戰)。
    在上述例子中“a book”、“a dictionary”、“verses”、“laws”、“a will”、“war”的語義類型都屬于受事賓語,“make”由于受到后置賓語的制約,分別表現出“著”、“編纂”、“賦”、“制訂”、“立”、“開”的語義。
    可以看出,“弄”和“make”在動賓結構中,語義都受后置的賓語制約。

1.2前置詞制約與語義實現

     在動補結構中,漢語“弄”帶結果補語時,顯現出來的語義特征為[+致使]義,表示因“弄”的動作行為過程所致使的結果。如:“每天不等她上床睡了覺,他決不睡覺,弄得她苦惱到極點”句中“弄得她苦惱到極點”替代動作發生的過程,有致使的意義,突出表現了行為的結果;“弄”帶趨向補語時,顯現出[+處置]義。如:“醫生便動了手術把他身體里作怪的東西弄出來”句中的趨向補語“出來”補充說明動作的行為方向,有處置意義。這種情況下,“弄”的語義受到前置詞“手術”和語境的制約,表達“切”的意義。
英語“make”也常用在動補結構中,如:He makes Chicago his home.(他選芝加哥為安家之地。)但并不是受前置詞制約。“make”語義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比較少,一般發生在被動語態中。如:The coffee is made. (咖啡煮好了。)句中的“made”(make的過去分詞)受前置詞“coffee”的制約,語義表現為“煮”。
可見,“弄”和“make”都可用在動補結構中,他們的語義也都可受前置詞制約。

1.3虛化義與語義實現缺失

       在一些語境中,漢語“弄”沒有具體的意義,只是表示動作的無意性,起緩和語氣的作用。如:“他弄丟了身份證。”“不小心把奶瓶弄翻了。”句中去掉“弄”字意思也成立,多了“弄”字只是能讓人感受到說話人的語氣比較緩和。
     而英語“make”在一些語境中也沒有具體的意義,表現出虛化義。
     如: That makes the third time he has said it.(那已是他第三次說這話了。)
     This magazine makes pleasant reading.(這是份頗有樂趣的雜志。)
     這兩個句子中的“makes”(“make”的第三人稱單數形式)在翻譯成中文時沒有貢獻出實在意義,語義被邊緣化、虛化。

1.4 慣用法與語義實現

      “弄不好”是“弄”后帶可能補語的常用類型。“弄不好”可以表示做某件事情結果的好壞的可能性。在分析了大量的語料后發現“弄不好”一般情況下帶出的結果是不好的,但是在個別情況下“弄不好”也可以帶出好的可能性結果。如:“做思想工作困難多,難度大,弄不好會得罪人。”句中“弄不好”表推測義,表示可能做某件事情的結果是不好的。又如“弄不好,就成功了呢?”句中的“弄不好”在這樣的語境中可以帶出一個好的可能性結果。“弄不好”是“弄”的慣用搭配,可以和“搞不好”替換使用。
     而英語“make”在一些慣用法中,也表現出約定俗成的語義,如:make oneself breakfast (為自己做早飯),make a good breakfast (吃一頓豐盛的早餐)這兩個詞組中,“make”后面都接了“breakfast”,但是由于搭配不同而表現出不同的語義,是約定俗成的用法。
      從以上分析可見,“弄”和“make”的語義實現有很多相似之處,兩者都在動賓結構、動補結構中使用,且在動賓結構中語義都受后置詞制約。兩者的語義都可受前置詞的制約,都有虛化義,并且在語用過程中形成了慣用法來實現其特定語義。
 

2“弄”和“make”語義實現的不同之處

     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既有相似之處,也有區別明顯之處。

2.1前置詞對語義的制約

       在語料分析中發現,漢語“弄”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很多。如:
     (1)檢查死者時,發現的嘴巴里有金牙套,金牙齒或金頷骨時,就用鉗子把他們弄出來。(夾)   
     (2)我認為,咱們趁著夜色掩護,在城墻上弄開一個缺口,他指定擋不住咱八旗健兒的沖擊。(鑿)
     (3)把紅椒炒勻之后再加入玉子豆腐輕輕兜勻并鏟起來。最后加入玉子豆腐是避免弄爛,這樣菜形才好看。(鏟)  
      句(1)中的“弄”受前置詞“鉗子”的制約,表現出“夾”的語義;句(2)中的“弄”受前置詞“城墻”的制約,表示“鑿”之意;句(3)中的“弄”受前置詞“鏟”的影響,表現出替代詞的功能,也表示“鏟”的意思。
      但是分析英語“make”的語料可以發現,“make”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是比較少的。因為英語與漢語句法結構存在差異,英語“make”前經常出現的是行為的施事,因此“make”的語義實現主要受后置詞制約,只是在被動語態中出現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
      如:The coffee is made. (咖啡煮好了。)
      該句中的“made”受前置詞“coffee”的制約,語義為“煮”。
      相比之下,漢語“弄”語義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比英語“make”多,英語“make”的語義大部分情況下受后置詞制約。

2.2語態對語義實現的影響

       從漢英兩種語言的表述特點看,語態的變化對“弄”和“make”的語義實現影響不同。
      (1)語態對漢語“弄”語義實現的影響,如:同學過生日,我弄一身奶油。
      同學過生日,我被弄一身奶油。
      前一句是主動語態,后一句是被動語態,兩個句子中“弄”都受后置詞“奶油”的制約,表現出“粘”的語義。
      (2)語態對英語“make”語義實現的影響,如:He makes coffee.
      The coffee is made.
      前一句是主動語態,“makes”的語義受后置詞“coffee”的制約;后一句是被動語態,“made”的語義受前置詞“coffee”的制約。
      可見,語態的變化對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有影響,而對漢語“弄”的語義實現沒有影響。

2.3動補結構中的語義實現

       漢語“弄”和英語“make”在動補結構中的語義實現不一樣。漢語“弄”在動補結構中的語義受前置詞的制約。如:
醫生便動了手術把他身體里作怪的東西弄出來。
       句中“弄”后接趨向補語“出來”,“弄”的語義受到前置詞“手術”的制約,表達“切”的意義。
       而英語“make”后接補語時,語義并不受前置詞的制約,同時也不受后置詞的制約,它表示的語義恒定不變,為“使、讓”之意。如:
      I have to make this an early evening.(今晚我非早歸不可。)
      I want to make you useful.(我想讓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I will make him see reason.(我要讓他明白道理。)
     在上面的句子中,第一句由名詞短語“an early evening”充當補語,第二句由形容詞“useful”充當補語,第三句由省略了to的不定式短語“(to)see reason”充當補語,三個句子中的“make”都表示“讓”,其中句一的直譯意思是“我必須讓今晚成為一個早的晚上”,“make”的語義指向“讓”。
     可以看出兩個泛義動詞在動補結構中語義實現的區別:漢語“弄”的語義受前置詞的制約,而英語“make”不受制約,表現出不變的語義“使、讓”。
     從以上分析可知“弄”和“make”的語義實現有明顯區別:前置詞和后置詞對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受制存在差異;語態的變化對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影響不同;在動補結構中,漢語“弄”的語義受前置詞制約,英語“make”的語義不受制約。
 

3泛義動詞的對外漢語教學策略

     泛義動詞是漢語言文化國際推廣的一個難點。通過對漢英泛義動詞的語義實現進行對比,我們在對外漢語教學中得到一些啟示。第一,對比漢語泛義動詞與學習者已知語言的泛義動詞之間的異同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在對比過程中,學習者可以從相似之處得到語言正遷移,從不同之處避免語言負遷移,有助于摸清泛義動詞的使用規律。第二,從語境對泛義動詞語義實現制約的復雜性來看,教師應該指導學習者對語境給予足夠的重視,并教予學生泛義動詞語義實現的途徑和規律,幫助其更快、更全面地掌握泛義動詞。第三,在學習者掌握泛義動詞語義實現規律的前提下,教師應鼓勵其在口語中多使用泛義動詞進行表達,因為語義泛義化在語用上體現了經濟性原則,讓交際更加方便快捷,也讓學習者的表達更加地道。
 

4結語

     綜上所述,漢語“弄”和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有很多相似之處,兩者都在動賓結構、動補結構中使用,且在動賓結構中語義都受后置詞制約,兩者的語義都可受前置詞的制約,都有虛化義。但是兩者也有明顯的區別:漢語“弄”語義受前置詞制約的情況比英語“make”多,英語“make”的語義大部分情況下受后置詞制約居多;語態的變化對英語“make”的語義實現有影響,而對漢語“弄”的語義實現沒有影響;在動補結構中,漢語“弄”的語義受前置詞制約,英語“make”的語義不受制約。在漢語言文化國際推廣中,對比漢語與學習者已知語言的泛義動詞語義實現之間的異同可以幫助其掌握泛義動詞,教師應該指導學生對泛義動詞的語境給予足夠的重視,并教授學生泛義動詞語義實現的途徑和規律,在此基礎上鼓勵其使用泛義動詞進行表達,促使交際更有效、便捷。
 

參考文獻

[1]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Z].北京:商務印書館,2008.
[2] 李雪妍,張利紅.泛義動詞“弄”的用法分析[J].黑龍江教師發展學院學報,2020,39(2):119-121.
[3] 何兆熊.新編語用學概要[M].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1.
[4] 梁桃英,李文巖.動態系統理論視域下英語專業學習者虛化動詞發展研究——以make為例[J].昆明學院學報,2019,41(1):125-132.
[5] 龐冉冉.現代漢語泛義動詞及其對外漢語教學研究[D].西安:西北大學,2019.
[6] 胡開寶,劉靜.記者招待會漢英口譯中虛化動詞make的應用研究[J].外語學刊,2016(4):109-114.

基金項目:該文系2022年廣西高校中青年教師科研基礎能力提升項目“廣西新冠疫情時期漢語言文化國際推廣策略研究”(項目編號:2022KY0398);北部灣大學教改項目“‘一帶一路’視角下高校留學生文化課程及教材的建設(項目編號:19JGYB50)”;2021年廣西高校中青年教師科研基礎能力提升項目“面向來華留學生的廣西文化對外傳播與推廣研究(項目編號:2021KY0415)”;廣西教育科學“十四五”規劃2021高等教育國際化專項立項課題“來華留學生德育教育話語及傳播效度研究(項目編號:2021ZJY1623)”研究成果。
作者簡介:葉遠荷(1982,4-),女,廣西欽州人,碩士,講師,研究方向:語言與文化傳播。
通信作者:李營(1988,9-),女,湖北黃岡人,碩士,講師,研究方向:語言與文化傳播,通信郵箱:649258442@qq.com.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美女色色综合,亚洲高清无码电影,AV电影网在线观看,夜lu吧影院最好的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