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新時代地方曲藝文化發展路徑研究——以揚州清曲為例

2022-06-20 點擊:
周心妍,劉新宇,賈立國
(揚州大學文學院,江蘇揚州  225002)
 
    摘要:如今地方傳統曲藝在新時代自媒體、快餐文化等因素的沖擊下,逐漸呈現式微之勢,亟待轉型與創新。該文以揚州地方曲藝代表之一的揚州清曲為例,通過追憶歷史輝煌,認清發展困境,從曲藝、藝人、社會因素3方面分析清曲衰弱原因,再從傳承藝人及相關音樂創作者、政府及相關文藝工作單位、學界、學校這幾個主體出發,尋求曲藝文化在新媒體時代下的發展新路徑。
    關鍵詞:地方曲藝;揚州清曲;發展路徑
    中圖分類號: J82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b)-0021-05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Path of Local Folk Art Culture in the New Era

-- Taking Yangzhou Qingqu as an Example

ZHOU Xinyan,LIU Xinyu,JIA liguo
(College of Humanities of Yangzhou University, Yangzhou, 225002,China)
 
    Abstract:Under the impact of we-media, fast-food culture and other factors in the new era, local traditional folk art is gradually declining, and it is in urgent need of transformation and innovation. Based on yangzhou local folk arts on behalf of one of yangzhou qing qu, for example, by recalling history glorious, realize the development dilemma, from folk arts, artists, social factor three aspect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reasons of weak qing song, from passing on artists and related music creators, academia, government and the related literature and art work, school, these a few main body, seek quyi culture under the new media era of the development of new path.
     Key words:Local folk art; Yangzhou Qingqu; Development path

      我國對民族傳統藝術領域一直頗為重視,傳承并發展了許多豐富多彩的傳統藝術形式。然而,相比于民歌、戲曲等其他傳統藝術形式在現代的輝煌,地方曲藝的傳承與發展現狀卻不容樂觀。歷史上曾經遠播四方、輝煌一時的揚州清曲,如今雖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但也同大多數地方曲藝一樣,逃不過后繼乏人、愈傳愈衰的命運。研究揚州清曲在新時代環境下的發展途徑,也是為其他曲藝文化尋找變革的突破口。
 

1揚州清曲的起源發展與生存現況

1.1揚州清曲的起源發展

     揚州清曲原稱“小曲”“小唱”,又名“廣陵清曲”“維揚清曲”,興起于元代,是一種古老而極具影響力的曲藝形式。揚州清曲題材廣泛,曲目豐富,腔調細密纏綿。它作為江蘇段運河曲藝的典型曲種之一,是揚州古城傳統藝術的瑰寶,具有鮮明的地域文化色彩,唱詞曲調也都極具本地風味。
揚州清曲不僅為揚州本地群眾所喜愛,其藝術魅力也吸引了各地的曲藝愛好者。在清代康、乾年間揚州清曲的鼎盛時期,曾流傳于全國許多地區。清人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十一中曾談及揚州清曲在蘇州的演出情況:“有于蘇州虎丘唱是調者,蘇人奇之,聽者數百人”[1]。這只是一個案例,歷史上清曲的傳播范圍已不僅僅局限于蘇州、鎮江、南京等地,更遠播至上海、江西、四川、湖南、湖北等廣大地區。
     在此后的發展過程中,曾經涌現出一大批著名的清曲演唱藝人,如黎子云、王萬青、葛錦華、陸長山、尹老巴子等,也產生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著名唱段,如《寶玉哭靈》、《武松殺嫂》、《小尼姑下山》、《風兒呀》、《秦雪梅吊孝》等,享譽中外的揚州民歌《茉莉花》更是源自于揚州清曲。在長期發展過程中,揚州清曲不斷吸收本地小調和“傳自四方”的各地小調,為本地和各地的戲曲、曲藝藝術提供了養分。最典型的例子是揚州清曲的許多曲牌被揚劇所吸收,豐富了揚劇的音樂,對地方的戲劇音樂產生過重要影響。所以說揚州清曲不僅歷史悠久,且極具藝術價值。

1.2揚州清曲的生存現況

     2006年,揚州清曲成功申報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如前所述,揚州清曲在歷史上曾經有過非常輝煌的時期,流傳甚廣,也產生過黎子云、王萬青等一大批清曲名家,一些經典曲目也曾在上海灌制唱片發行。但由于某些歷史原因,揚州清曲的傳承和保護工作被迫中斷過。因此,如今揚州清曲雖成為非遺項目,但其生存發展確實堪憂。
1.2.1傳承人問題
     近年來,徐桂清、黃麗麗等清曲傳承人積極投身于揚州清曲的傳播與創新工作中。她們改良創新了許多新的曲調,將原本不合時代的老腔老調糅合悠揚婉轉的民歌,不斷調整韻律與唱腔伴奏,使清曲演出不失韻味又富有新意。此外還積極參加各項公益文藝演出,著力培養清曲新秀,深入社區與學校大力弘揚清曲文化,為清曲的傳承與傳播事業做出極大貢獻。
     但奔走在清曲傳承一線的大多仍是老一輩的清曲藝人們,能夠專業學習并傳承清曲的新一代從藝者實際很少,可稱為骨干的年輕清曲藝人更是寥寥可數,接班人問題已是燃眉之急,需要得到充分重視。
1.2.2揚州清曲演出現狀
      曾經的揚州評話、揚州彈詞和揚州清曲總體呈三足鼎立態勢,是揚州曲藝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筆者查閱近年來的書場演出動態,發現由于本地書場、茶館急劇減少,曲藝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即便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評話與彈詞仍堅持在書場定期演出。清曲雖然也有徐桂清、沈玉紅等藝人在皮五書場等地有過演出,但近年來由于清曲傳播愈加沒落的趨勢,加之新冠疫情的影響,清曲的展演頻率與宣傳規模顯然大不如從前。
1.2.3觀眾接受情況
      揚州清曲曾在清代發展到巔峰,以揚州為發源地,傳播輻射至南京、鎮江、上海甚至廣東等地區,影響極為深遠?梢院敛豢鋸埖卣f,清曲的受眾曾經遍布全國。
     為了解現今的實際情況,筆者于2021年5月向揚州市民群體發放了250份關于曲藝文化了解程度的調查問卷,其中有效問卷249份,調查對象為揚州本地人的為127份。問卷針對群眾對曲藝文化的了解度進行調查,首先,從總體作答情況來看,了解清曲的總人數僅僅占比14.86%,相比其他如相聲、評話、琴書等曲藝稍顯薄弱。其次,從年齡分布角度來看,18歲及以下年齡層的群眾基本上不了解甚至沒有聽說過揚州清曲;19-35歲年齡層的群眾大多熟悉相聲與評話,對于揚州清曲了解程度較低;36-60歲的群眾對包含清曲在內的總體揚州地方曲藝的了解程度都稍高一些。以上結果表明揚州清曲在新生代群體中的影響最低,而在中老年群體中的影響最高。此外,由問卷考察對于曲藝文化的了解渠道可知,網絡、學校教育、書籍、影視宣傳等途徑對于曲藝文化的發展均有一定益處,其中文旅融合和網絡宣傳非常重要,這給下文研究新時代下揚州清曲的發展路徑提供了大致方向。


2揚州清曲衰微的原因

      要從根源上解決以揚州清曲為代表的一眾地方曲種所面臨的困難,就要先厘清致使其日漸式微的癥結所在,大體可以從曲藝本身、傳承藝人、社會因素三方面進行探討。

2.1曲藝本身的局限性

    一方面是囿于清曲本身方言表演形式所帶來的地域局限性?梢哉f方言是阻礙清曲廣域發展的一大因素。揚州方言歸屬于江淮官話,在方言區境內尚且易能聽懂,但出了境就顯得“語言不通”。難以聽懂清曲所吟唱的故事情節,也難以領會到其唱詞的魅力。
      另一方面,從我國現存不同種類曲藝的發展歷程可以看出,部分地方曲藝仍保留著數量可觀的經典曲目,卻鮮少注重曲藝文化的與時俱進。清曲的最大優勢便是“鄉音、鄉情、鄉風、鄉俗”[2],新時代背景下,揚州地區的民情風俗早已換了風貌,傳統曲藝無法滿足大眾對藝術多元化的需求,因此需要不斷革新以探求在新時代生存與發展的新方式,通過內容與傳播的創新獲取新的生命力。

2.2傳承藝人的局限性

     第一,曲藝文化誕生于民間,貼近底層民眾的生活。進行清曲傳習的前代老藝人們也基本上來自于揚州的街頭巷口,文化程度普遍較低,他們“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傳承至今,以至于許多曲目隨著一些清曲老藝人的離世而永久失傳”[3]。這是其中較為突出的一個局限因素。
     第二,曲藝界往往將傳統的注重口傳身授的教學方法奉為“圭臬”。在學習之初模仿老師的發音、唱法與表演儀態很有必要,但長久如此可能會使學員無法針對自己特有的嗓音條件,形成具有個人特色的唱法。當前的新晉清曲藝人們很多都難以脫離這一窠臼。
      第三,由于現代年輕人有更喜愛的娛樂方式,專業學習清曲的人越來越少,和過去相比出現了明顯的斷層。如今老一輩傳承藝人年事已高,難以再進行清曲相關工作,而青年清曲演員大多只是習得演唱技法,對樂曲本身的鉆研程度不深,使得揚州清曲的發展一度停滯不前,再難有新的突破。“民間藝人的傳承保護意識是留下優秀文化資源的希望”[4],揚州清曲生命力的可延續性不僅體現在曲藝本身,更有賴于傳承藝人們的積極工作。

2.3社會因素影響

2.3.1文化娛樂的多元化
     基于先前的調研發現,現代年輕人從小受新媒體娛樂形式的耳濡目染,曲藝演唱這種傳統單調、耗時較長的娛樂方式不再適應現代人碎片化、多元化的娛樂需要,全新的流行音樂文化沖擊使得大多數學生遠離了本土曲藝的生存土壤。許多人根本沒有聽說過揚州清曲,即使是相比更加大眾的曲種也只是知其名而少有興趣了解。
     尤其是近幾年受疫情影響,線上網絡的發展給予線下活動發展的打擊是全方面的,自然也包括以登臺演出的傳統形式為主的曲藝文化。比起線下傳統的曲藝演出,現代網絡顯然能夠給予年輕人更多的娛樂選擇,足不出戶就能從網絡媒體了解到一切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他們可以從抖音、微博等各種娛樂平臺獲得掌握爆炸式信息的愉悅,也可以進行線上觀影、追劇以獲得豐富多樣的新型娛樂體驗,這是以清曲為首的一眾曲藝展演所不能及的。
2.3.2審美風尚的變化
      年輕人的審美趣味也發生了極大改變。他們更加追逐潮流與時尚,追求獨特與創新,相比五花八門的新型藝術形式,傳統的一成不變的清曲演唱模式大多只能吸引老齡化的觀眾,而這部分觀眾群體也在隨著時間推移逐漸縮小。已有的觀眾基礎逐漸消散,而又難以注入新的生命活力,揚州清曲的受眾數目因此呈現逐年遞減的瀕危態勢。
2.3.3演出空間及傳播方式變化
     基于過去傳統社會較為落后的經濟條件與人際交往密切的社會關系條件,揚州清曲在早期的演出大抵有唱堂會、鄉間村鎮演唱等形式,后又發展為較為正規的曲藝團進行固定場合的演出。到了現代,由于出現了更為豐富的娛樂形式,人們也不再以曲藝表演作為茶余飯后的消遣娛樂。清曲的演出場地減少,演出場次寥寥,口耳相傳的傳播形式早已不適用于現在的情境,加之受疫情影響,揚州清曲的線下演出空間變得更加狹窄,無法持續地出現在人們視線之中進行展演,也很難再收獲新的受眾群體。
      事實上,從網絡傳播方式看清曲的演出空間,一方面網絡給予清曲發展以較大沖擊,另一方面也給曲藝展演提供了一種線上的更加自由靈活的運行模式。比如在大力推廣宣傳的前提下,以直播的形式進行演出,組成“清曲樂團”在b站等年輕人聚集的平臺進行投稿等,倘若運行自如也能產生極大的國民層面的影響,就好比相聲界的德云社?上У氖菗P州清曲的相關演藝者還未能熟練運用網絡機制進行傳播,也未能完全抓住這種機遇實現轉型。
2.3.4清曲研究整理有限
      雖已有一定的學術研究基礎,但總體仍偏少,并在研究煥發清曲生命力這一領域存在不足。一方面表現在重傳承價值,輕傳播意義,多數學術研究往往著眼于清曲本身的傳承問題,對如何結合當下新媒體的形式進行曲藝文化宣傳與傳播,進而擴大清曲的影響范圍這一途徑挖掘較少;另一方面,如朱祥生先生所說:“揚州清曲具有立體的、活化的社會價值取向”[5]。而已有研究對揚州清曲的社會文化價值未能深入挖掘,忽視其在當代素質教育中的潛在功用及現代模式下新的娛樂功能。
 

3建設對策及建議

     應當結合新時代的具體情況,結合上述致使揚州清曲日漸衰弱的原因具體分析,以尋求曲藝文化在新媒體時代下的發展新路徑。

3.1傳承藝人及相關音樂創作者

3.1.1大力培養新人
     發展曲藝的主力軍理應是中青年藝人,而清曲目前的名家還是以老藝人為主,既知清曲已經面臨著后繼無人的窘境,就要充分重視起對優秀年輕藝人的培養?沙浞职l揮獲得過曲藝牡丹獎的包偉等知名表演藝術家的影響力,大力招收并培養清曲新人,讓更多文化素質較高的有志青年參與到清曲的傳承與發展事業中。
3.1.2保護傳統與改革創新
      上世紀三十年代,揚州清曲的一些經典曲目曾由上海百代、大中華等唱片公司灌制唱片發行。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央音樂學院章鳴曾對揚州清曲進行過較為系統全面的調查,完成《揚州清曲采訪報告》。2006年,揚州地方學者韋人、韋明鏵經過多年調查整理完成《揚州清曲》一書。老一輩清曲藝人和學者為揚州清曲的保護傳承做出了很大努力,但還遠遠不夠。新時代的傳承人要在此基礎上,更加積極響應“非遺”相關政策。只有盡可能多地保護與傳承已有清曲,全面保存瀕危的曲譜、唱法、歷史發展等內容,才能筑牢揚州清曲乃至曲藝文化的根基。
       先前說到清曲曲目除了需要保存已有資源,還要不斷革新,也就需要傳承藝人以及相關音樂創作者要堅持以揚州清曲的傳統曲調根基為基礎,不斷融合現代因素以進行創新嘗試,可供參考的具體改編途徑如下:
      第一,以傳統曲調為基礎,繼承清曲唱民俗、說故事的傳統創作主旨,結合古代民間傳奇或優秀文學作品等經典題材,進行曲藝領域的再創作。許多元雜劇如王實甫《西廂記》就是運用這種方法,揚州清曲亦可用清曲曲調,重新唱響紅樓一夢的舊事。
     第二,仍用先前的創作風格進行編排,對已有曲目重新填詞,以響應現代精神或展現地方特色。在2016年就出現過市委宣傳部等單位主辦的“為十大揚州清曲填詞”活動,一度引起市民們對揚州清曲這一曲藝文化的熱切關注。筆者認為可以將這一活動繼承下去,每年擬定不同主題鼓勵市民積極參與,成為揚州的一大特色傳統,如選取抗疫主題與新時代主題,給揚州清曲帶來全新風尚。
      第三,在傳統基礎上融合現代風格,重新改編曲調、創作唱詞,例如揚州廣電出品的《大運風雅頌》。演唱者劉芓君介紹說這首清曲以南調為主,在唱腔方面融合氣聲,融合現代通俗因素,創作迎合年輕人口味的新版揚州清曲。而當年輕人對新版清曲有了興趣,再去聽傳統清曲,便會“越聽越有味道,越聽越有感覺”,進而喜愛上這種曲藝。
     如上所述,目前雖已有部分創作者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嘗試,但數量仍屈指可數,改編的方式還有更多,亟待清曲藝人與音樂創作者們積極探索創新。

3.2政府及相關文藝工作單位

      其實相關部門多年前就已經展開了揚州清曲的保護傳承工作,如成立“揚州清曲研究會”、“揚州清曲傳習所”、“揚州清曲史料館”、“揚州清曲資料庫”等史料、傳習機構,為匯編資料及保護成果做出過不少貢獻,但仍有精進的空間。此外,也需要注意乘近年來國家提出的打造淮揚文化高地、宣傳大運河文化活動之勢,做更多有益于清曲等地方曲藝傳承的實際工作。
3.2.1打造交流展示平臺
     有關部門可以定期安排代表與清曲藝人會面交流,共同協商策劃傳統曲藝的出路。通過平臺微信推送、新聞采訪等形式將清曲這類傳統“非遺”曲藝通過現代網絡媒體的形式展現在市民面前,使人們更加了解清曲的藝術表現形式與經久不衰的魅力。此外,要進一步加大曲藝演出進社區、進單位、進校園等活動的力度,讓民眾近距離感受清曲之美。
3.2.2促進文旅融合
     政府方面可以適當運用文旅融合策略,將傳統曲藝文化與當地旅游業、商業、新媒體等行業融會貫通,體現文化與其他產業之間存在的相互促進作用,探究曲藝文化發展新途徑的可能性。如將具有地方特色的揚州清曲的演出搬入瘦西湖、鑒真圖書館等當地旅游觀光熱門景點,利用景點的廣域人流量,結合新媒體推廣、特色曲藝文創售賣等形式,線上線下同步推動該曲藝的宣傳工作,同時達成一定互利共贏的商業目的。其中應當注意結合現代多元化信息傳播手段,迎合年輕人參與活動的興趣,如商場內或景點內的快閃活動。
     此外,可充分利用好運河大劇院、曲藝博物館等場地,展演當地特色傳統藝術,共同促進傳統非遺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如2021年于揚州建成的中國大運河博物館,其中“大運河兩岸非物質文化遺產”展館展示了大運河孕育的文化遺產,揚州清曲就包含于其中。在博物館中陳列著揚州清曲的伴奏樂器,展板文字與屏幕畫面形象地再現了其表演形式,登上館中的擬古游船還能感受“船歌”——揚州清曲重要的活動載體,給參觀者最直觀的審美體驗。

3.3學界與相關研究

     學者研究揚州清曲的歷史發展演變,探討揚州清曲本身的藝術、文化與經濟價值,推測其未來變化,能夠向大眾更全面地介紹這一揚州地方曲藝文化。但如先前所說,清曲研究領域目前還較為薄弱,相關研究成果不足,需要引起學界更多關注。目前已有的研究者也要進一步加大研究力度,發掘清曲研究的盲點并及時糾正研究的誤點。比如人們大多著眼于清曲曲藝的傳承問題,卻往往忽視它在大眾文化領域的傳播,學者應當換個思路去研究清曲面向廣大人民群眾的傳播模式,地方文化學者和高校學者協同研究,結合傳媒專業領域知識,與政府及傳承藝人一同創造揚州清曲更好的發展未來。

3.4學校教育

3.4.1開設校本課程
     “我國在高校藝術教育過程中對于地方文化藝術資源的遴選處于相對薄弱的狀態”[6],不只是高校的地方文化藝術公共課,中小學開設的地方校本課程也往往未能準確落實到位。揚州清曲以揚州方言為基礎,而揚州的中學生主要也都是本地人,很容易對清曲的唱腔產生親切感,進而產生濃厚的興趣,甚至選擇深入學習揚州清曲,成為清曲的傳承的好苗子。這說明開發清曲這樣具有地域特色的課程資源,設置揚州清曲相關校本課程,具有相當的可行性。具體的教材編排與課程設置需要專業學者、傳承藝人與教育專家3方組織規劃。除單獨開設校本課程外,將地方曲藝文化自然融入其他基礎學科教學,也能起到一定的曲藝啟蒙功用。
3.4.2清曲傳承人進校園
     邀請清曲傳承藝人進學校,與學生面對面開展交流分享會,或是直接現場展示教學,能夠實現地方傳統曲藝與地方教育事業的有機結合。揚州清曲傳承人黃麗麗就曾在2020年蒞臨揚州文化藝術學校的清曲班,為學生表演揚州清曲《鮮花調》并進行指導授課。此外,揚州市翠崗中學還充分利用了2021年新頒布的教育“雙減”政策的課后服務時間,組織了包含清曲在內的5種非遺項目宣傳展示活動,注重傳統又與時俱進。應當加大此類活動的力度,以培養新生代對揚州清曲等曲藝文化的興趣,為揚州地方傳統文化延續生命力,為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隊伍注入新鮮血液。
      新時代揚州清曲的傳承和發展需要多方協同奮進,離不開前輩們創建的資源根基,也離不開后繼者的改革創新,一代又一代的人奔赴到清曲的建設與發展事業中,才能讓以清曲為代表的地方曲藝文化,在今后乃至將來都延綿不絕。
 

參考文獻

[1] 李斗.揚州畫舫錄[M].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84.
[2] 胡楊.土壤·陽光·種子——關于揚州曲藝生存與發展的思考[J].藝術百家,2002(3):10-12.
[3] 王一媛,馮蕓.揚州清曲的傳承與創新[J].南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30(2):93-98.
[4] 談欣.揚州清曲套曲保存引發思考——將目光轉向藝人[J].曲藝,2008(9):34-35.
[5] 朱祥生.關于揚州清曲的幾點思考[J].藝術百家,2002(3):20-22.
[6] 邵萍.清曲藝術中的傳統文化元素與教育傳承路徑論略[J].漢字文化,2021(18):172-174.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揚州清曲研究》(項目編號:18BB025),2021年江蘇省大學生創新訓練計劃項目《新時代揚州清曲傳承與發展路徑研究》(項目編號202111117052Y)
作者簡介:周心妍(2001,9-)女,江蘇揚州人,本科在讀,研究方向:漢語言文學專業。
通信作者:賈立國(1970,11-)男,江蘇揚州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中國詩歌史、俠文化及中國說唱文學研究。通信郵箱:yzjialiguo@163.com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美女色色综合,亚洲高清无码电影,AV电影网在线观看,夜lu吧影院最好的AV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