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進展

2022-05-18 點擊:
王佳,陳煒
(南寧師范大學 旅游與文化學院,廣西南寧 530100)
 
摘要:在信息技術的推動下,文化遺產的數字化程度不斷提升,數字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研究領域起到了重要作用。該文對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工作進行全面回顧,系統闡述了當前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重點研究領域,包括數字技術應用研究、數字化保護表現形式研究。當前研究以案例研究和實證研究為主,理論研究較為欠缺。該領域有跨學科、跨領域合作研究趨勢,未來數字統一是該領域最值得關注的問題。
關鍵詞:數字化;文化遺產;信息技術;保護
中圖分類號: G12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2(b)-0187-04
 

Progress of research on digital preserv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in China

WANG Jia,CHEN Wei
(School of Tourism and Culture, Nanning Normal University,Nanning Guangxi  530100,China)
 
Abstract: With the promoti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he digitiz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has been increasing, and digital technology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field of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 research. The article provides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research work on digital preserv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in China, and systematically elaborates the current key research areas of digital preserv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in China, including the research on the application of digital technology and the research on the expression of digital preservation. The current research is dominated by case studies and empirical studies, and theoretical studies are relatively lacking. There is a trend of interdisciplinary and cross-disciplinary cooperative research in this field, and digital unification is the most noteworthy issue in this field in the future.

Keywork:Digital; Cultural heritag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otection
 
      文化遺產是指由先人創造并保留至今的一切文化遺存,可分為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文獻遺產和文化景觀類遺產等[1]。文化遺產是歷史真實見證,是重要的文化信息資源,同時也具有社會、經濟、生態等多元價值。通過數字化可以實現文化遺產的保存、原真性保護、修復甚至復原,以及文化遺產的展示和傳播。數字化為更好地弘揚我國文化價值提供了新思路。在此背景下,筆者通過citespace軟件分析了知網、萬方、維普三大中文數據庫2001年至2021年間核心期刊文獻696篇(已去重)(圖1),文章根據citespace生成的關鍵詞聚類時間線圖,發現目前該領域研究熱點為數字技術應用研究、數字化保護與傳承表現形式研究,并系統梳理相關文獻,從宏觀上厘清我國在文化遺產數字化應用的探索和研究,幫助該領域研究人員快速了解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的現狀和熱點。
 
 
圖1 關鍵詞聚類時間線圖
 

1 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概念

      “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在我國并無統一的概念,為此,文章從其概念闡述入手,明確研究內容。我國學界使用較多的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概念是王耀希提出的“采用數字化采集、儲存、處理、展示、傳播等技術將文化遺產轉化、再現、復原成可共享、可再生的數字形態,并以新的視角加以解讀,以新的方式加以保存,以新的需求加以利用。”[2]近年也有學者重新對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進行界定,黃亞南、孫守遷等人從體育文化視角出發,認為數字化保護包括數字化保存與存檔、體育活動進行數字化仿真,對體育文物進行數字化復原或虛擬修復和演變模擬,對體育文化遺產進行數字化展示,構建體育文化遺產信息系統等[3],該概念闡明了文化遺產保護的應用范圍。也有學者在研究文化遺產數字化發展、技術應用、數字化案例過程中對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概念進行了梳理。徐芳、金小璞提出數字化保護的對象為文化遺產中所蘊含的文化內核與精神傳統,主要形態是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檔案館等文化機構,采用的技術有云計算、關聯數據、本體、語義、虛擬現實、虛擬增強等[4]。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主要研究領域,多位學者在王耀希的基礎上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進行了界定。黃永林、談國新細化出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的概念,強調現代數字化技術的發展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的重要性[5]。該概念并沒有對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加以區分鑒別,僅是沿用王耀希提出的概念。趙躍、周耀林從目標角度出發,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是為確保其的生命力,進而通過多種數字化技術的應用, 優化保護措施[6]。但周亞、許鑫認為非遺概念存在分歧,將影響非遺數字化概念的界定,因先統一非遺概念,再結合技術環境、利益相關者等要素對非遺數字化概念[7],才能界定科學的理論概念。
      綜上所述,學者們多從數字化的使用目標、作用、過程、技術以及文化遺產保護應用對象出發對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概念做出界定。由于數字化技術一直處于革新階段,其使用的過程和作用也是動態變化的,因此,在概念界定上還應注意技術及對象動態發展。
 

2 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對象

2.1 物質文化遺產

     《關于加強文化遺產保護的通知》將文化遺產界定為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兩部分,大多研究者基于該分類進行研究。受“文物”這一概念的影響,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領域的早期研究側重于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如陜西秦兵馬俑博物編制文獻資料計算機檔案;敦煌莫高窟、北京故宮等地的數字化藝術復原及保護等。其后也有研究者以無錫博物院、鞏義石窟寺、靖江王陵、克孜爾石窟、青州龍興寺、金陵大報恩寺塔、唐崖土司王城遺跡、瀟賀古道等古建筑及各類瓦當、摩崖石刻如南朝陵墓石刻、大足石刻六道輪回圖等作為研究對象,古物件如商晚期青銅牛尊、楚編鐘、針灸銅人以及實現實物檔案也有涉及,但研究較少?梢娢镔|文化數字保護研究對象多為不可移動的文化遺產,較為欠缺對可移動文化遺產的研究。

2.2 非物質文化遺產

      2005年,隨著《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發布,學者們開始關注非遺的保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得到大力推進。學者們以壯族、羌族、土家族、西藏、黎族、滿族、白族等少數民族非遺為對象進行數字化保護探索。從地區視角看,云南、西藏、新疆、天津、江蘇、黑龍江、河南、貴州、甘肅、佛山、重慶、湘西、贛北等地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較為豐富?傮w而言,研究所涉及的項目包含了如傳統體育、古琴技藝、壯劇、彭水木蠟莊儺戲、師公舞、中國摜牛、擺手舞、武術、武打藝術等表演藝術類非遺項目;土家族織錦、壯族服飾、木版年畫、潞綢、黎族紡染織繡工藝、石灣陶瓷藝術等傳統工藝技術類非遺項目。
     不難發現,非遺數字化保護研究對象眾多,涉及的地區、民族、項目均較廣泛,時至今日,非遺數字化保護研究已經成為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最舉足輕重的一部分。但目前缺少對傳統節日、傳統生產知識、傳統生活知識與技能、傳統儀式類非遺的數字化保護的研究。每一項文化遺產都是我們的寶貴的文化資源,值得學者們給予其更多關注。
 

3數字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應用研究

     以數字化方式對文化遺產進行保護、傳播、交流和利用是世界范圍內公認的趨勢,也是我國文化遺產保護研究的熱點。該領域使用技術主要集中在3D技術、現實技術、人工智能、新媒體等。

3.1 3D技術應用

     3D技術原主要應用于真實記錄和保存文化的發掘信息,為文化遺產的修繕和恢復提供數據和模型支持[8]。長期以來,受其采集精度影響,所構建的模型并不能完全反映文化遺產真實情況。因此學者將點云和高清影像數據、多元數據、逆向工程、四目系統、LiDAR遙感技術、Remake、PMVS算法等技術和算法與3D 技術進行技術整合,以提高3D 掃描的精準度。目前使用3D 技術進行保護的文化遺產眾多,比較典型的有故宮院藏文物、敦煌莫高窟、交河故城遺址、赫哲族歷史遺存、南朝石刻藝術、第一汽車制造廠歷史街區等物質文化遺產。此外,依托于3D 技術的 BIM(建筑信息模型)近年來也頗受關注,高精度的BIM模型可方便在虛擬環境下對修繕工程的各分項施工措施、方案進行深化、模擬,便于建立標準化數字資產檔案。鼓浪嶼、濟南督城隍廟、麥積山石窟第44窟等古建筑的本體修復、虛擬復原、建筑抗震采用的即是此項技術。

3.2 現實技術應用

     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MR(混合現實)等現實技術,則被廣泛應用于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可視化展示,文化遺產的保護與開發的途徑得到了進一步拓展與衍生。虛擬現實技術應用的主要領域包括器物、書畫、雕塑和建筑遺址以及口頭故事與語言、傳統技藝和傳統習俗方面[9]的數字化保存; MAR的泥咕咕非遺保護在線展示系統[10]推進了可視化技術移動化進程。而童芳另辟蹊徑,基于娛樂性與教育性共存的多元化教育情境,探索文化遺產類VR設計[11]。

3.3 元數據

     推進文化遺產的數字人文研究,實現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建立數字資產檔案是一項艱巨的現實要務。這項工作的展開需要依賴強大的底層元數據支撐[12]。元數據在使用時需要有一套專門的標準對文化遺產進行掃描,而目前我國沒有一套規范化的元數據標準。鑒于此,吳建平針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音/視頻資源提出了19個元素、70個修飾詞的元數據設計[13]。此后,民族服飾、藝術品、農業文化遺產、古道文化遺產等的元數據描述規范以及應用體系構建相繼提出。

3.4 其他數字技術

     除上述技術外,人工智能技術、大數據、數字孿生技術、多源探測技術、區塊鏈,被當做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進階技術和智慧化轉變方向,不少學者針對這些技術應用在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領域提出了概念性或可行性技術方案,為實現文化遺產資源庫建設探索出了一條生態之路。
 

4 數字化保護與傳承表現形式研究

4.1 數據庫

      數據庫是文化遺產資料電子化保存的基礎,但其開發繁復,因此數據庫建設是該領域的重難點問題。陳小蓉將體育非遺資源數據庫建設劃分為調研規范階段、采集制作階段和上線管理階段等3個階段[14]。牛金梁認為人工智能助力非遺資源數據庫技術賦權,提升了資源庫檔案的處理效率及傳播流程。

4.2 圖書館、博物館

      數據庫不是獨立存在的,它與博物館、圖書館等重要的文化遺產保存、傳播與分享的形態共同形成了完整的保存和傳播鏈。因此,宋麗華、肖永英對圖書館、檔案館、博物館等知識平臺進行了整合研究。與此同時,在公共服務合作化、用戶需求多樣化的背景下,學者們開始關注這類知識平臺的互動性和體驗性。數據庫、圖書館、博物館的整合及靈活多樣的互動化展示將是未來一大研究趨勢。

4.3 動漫、游戲

     此外,研究者們開始探討一種新傳播方式,即嚴肅游戲和動漫在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中的應用及效果,試圖找到教育與娛樂并存的傳播或傳承方式,如已面世的敦煌壁畫主題體感游戲、平遙漆器藝術游戲。文化遺產類嚴肅游戲并不少見,但僅限于文化展示、欣賞和傳播,缺乏面向專業人士或者學生的游戲類型。因此在開發此類嚴肅游戲時,應注重以學習者為中心,嚴格把控嚴肅游戲中文化展示和傳播、文化意識和行為的改變、傳統技藝的輔助性獲取以及社會文化情景的構建。嚴肅游戲和動漫將文化遺產根植于大眾的日常生活中,以此實現活態保護,是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大眾化的一種邁步。
 

5 結 語

     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工作主要由政府主導,但由于文化遺產形式多樣,保存地分散,具體管理涉及部門眾多,導致整體管理較為散亂,不利于統籌兼顧。數字技術的參與逐步改變了這一現狀,成為文化遺產可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手段。
     近30年來,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熱點主要是數字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應用以及數字化保護與傳承表現形式。整體來看,研究多是在探索文化遺產保護的方式、方法以及技術的應用,以案例研究和實證研究為主,理論基礎相較薄弱,尚未形成完整的理論體系,整體體系構建的研究有待進一步加強。
      隨著文化遺產數字化程度不斷提高,復雜和創新的技術逐步與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結合。常用的技術有三維掃描技術、圖像增強技術、以及數據存儲技術,上述技術的逐步成熟也推動了現實技術、元數據、人工智能、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適應認知、數字孿生、區塊鏈等技術在該領域的應用。近些年,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呈現跨學科、跨領域、跨組織共享合作趨勢,研究勢頭良好。但亦如前文所述,大量研究僅關注了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應用,而忽略了用前瞻的眼光探討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障礙。平臺和數據的分散依然是該領域面臨的難題,依靠多學科多領域合作,實現數字統一,將是未來研究值得關注的方向。此外,未來的研究還應更多回應:傳統的文化研究者缺乏對數字技術的掌握,掌握技術的研究人員缺少對文化遺產的深入認知,文化和技術如何綁定;數字技術和文化遺產一樣會因時間的流逝而丟失和毀壞,要如何解決等問題。
 

參考文獻

[1] 賀云翱.文化遺產學初論[J].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版),2007,44(3):127-139.
[2] 王耀希.民族文化遺產數字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 黃亞南,孫守遷,孫晉海,胡濤,唐琴,趙漢理.體育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與應用[J].體育科學,2007,27(3):12-16,67.
[4] 徐芳,金小璞.基于關聯數據的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綜述[J].國家圖書館學刊,2020,29(04):90-99.
[5] 黃永林,談國新.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與開發研究[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2,51(02):49-55.
[6] 趙躍,周耀林.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研究綜述[J].圖書館,2017,45(08):59-68.
[7] 周亞,許鑫.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述評[J].圖書情報工作,2017,61(02):6-15.
[8] 王婷.文物真三維數字建模技術在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中的應用——以一號坑陶俑為例[J].文物保護與考古科學,2012,24(04):103-108.
[9] 李旭健,李皓,熊玖朋.虛擬現實技術在文化遺產領域的應用[J].科技導報,2020,38(22):50-58.
[10] 侯守明,葛倩,劉彥彥.基于MAR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系統研究[J].系統仿真學報,2021,33(06):1334-1341.
[11] 童芳.娛樂與教育并存:文化遺產類VR設計[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2017,31(06):148-154.
[12] 胡以濤,惠富平.元數據方法在數字人文視域下的應用探索——以農業文化遺產為例[J].圖書館,2019,47(1):82-87. 
[13] 吳建平,王耀希,代紅兵.文化遺產數字化應用平臺的技術構建[J].計算機應用研究,2006,23(8):41-44.
[14] 陳小蓉,陳斌宏,鄧宏,嚴艷純,何嫚.我國體育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數據庫創建[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7,40(10):127-134.


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一般項目“南海西沙群島水下文物遺址數字孿生系統構建及其應用模式研究”(項目編號:18XJC870002)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簡介:王佳(1988-),女,廣西桂林人,在讀博士,講師,研究方向: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亚洲小视频在线,先锋影音av资源,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