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清代民國時期四川民間醫者群像探究

2022-04-14 點擊:

——基于地方志的記載

刁溯
(瀘州職業技術學院,四川瀘州 646000)
 
摘要:清代與民國時期的四川地方志記載了眾多的民間醫者,他們或精研醫書,坐診于醫館;或背負藥箱、手搖串鈴,翻山越嶺奔走于市井;他們中有的出世修行,寄身蜀中名山大川,采藥山野之間,辨草本、研典籍,懷濟世利人之心救治患者;有的少年學儒,后學醫,寫詩著文,又鉆研岐黃,隨著時間累積醫術精進,獲得群眾信任,享譽一方。這些都是地方志中記載的民間醫者,與官醫相比他們往往有著多重的身份、生動的性格、各式各樣的成長途徑,該文考查明清時期的四川地方志,從認可程度、個性和從醫理念、醫者類型三個方面分析清代與民國時期四川民間醫者的形象。
關鍵詞:清代民國;四川地方志;民間醫生
中圖分類號:R-0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b)-0093-04
 

Research on the Group Portraits of Sichuan Folk Doctors in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Case Studies Based on the Records of Local Chronicles
DIAO Su
(Luzhou Va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Luzhou, Sichuan, 646000, China)
 
Abstrct: The Sichuan local chronicles of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recorded numerous folk doctors who either studied medical books while practicing medicine in their private clinic, or carried medicine cabinets and hand-bells whenwalkingthrough alleys and streets.Some of them gathered medicines,distinguished herbs,and studied classic medicine books when exploring along rivers and forests.They treated patients with the heart of benefiting the world. Some of them learned Confucianism and participated in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 when they were young, and studied medicine when they were older, many of them could write beautiful poetry and essays.They accumulated medical expertise over time and gradually acquired proficient superb medical skills, gained reputation and trust of the people. These are the folk doctors recorded in the local chronicles,compared with the official doctors,they had multiple identities, vivid personalities, and various growth paths. 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Sichuan local chronicles in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analyzes the image of Sichuan folk doctors in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from the three aspects of medical concept and types of doctors.
 
Key words: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Local chronicle of Sichuan; Folk doctor
 

1   地方志中的民間醫療記載概說

     家有譜,國有史,郡邑有志,地方志是研究一個地區歷史、文化、政治經濟的重要文獻資料,其內容涵蓋了歷史沿革、山川地理、道路橋梁、觀宇塔樓、稅賦物產、書院學堂、武備兵制、選舉祭祀、人物文藝等各方面。地方志記載了當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補充了正史的不足,細化了歷史的概況,為地方歷史研究提供了豐富的依據,且隨著朝代更迭,前后相續,前后印證。
     民間醫者是醫療力量的重要來源。古代官辦的醫療機構有“太醫院”“惠民藥局”等,太醫院里的醫生通常是由太醫局培養而來,朝廷會向州、郡、縣等地方衙署派駐醫官坐診看病。隨著人口的增多,官醫不能滿足老百姓對醫療資源的需求,由于看病的習慣,民眾得了小病也很少到衙門去看,再加上路途遙遠等因素,民間醫者常常成為百姓的就醫選擇,隨著時間的發展民間醫生也逐漸成為與官醫并存的重要醫療力量。
     地方志對于民間醫者的記錄多載于《人物》《方技》《藝文》《隱逸》《仙釋》等篇章;《人物》主要記錄德行高尚的各領域杰出人物,包括名臣官將、忠孝之士、烈女等類別;《方技》主要記錄技藝高超、名冠一方的能人異士,包括醫者、書畫家、僧道、術士等,醫者的資料多在此部分;《藝文》主要記錄文人雅士的生平及其所著詩文,其中不乏有寫詩著文的醫者的記載;《隱逸》主要記錄一些特立獨行的賢才,其中亦包括從醫之人,《仙釋》記錄了著名僧人和道人,其中多有擅長醫術之人。
     筆者考察了瀘州、納溪、瀘縣、敘永、合江、崇州、資中、富順等多個地方清代與民國的地方志,發現地方舊志對醫者的記錄豐富,反應了民間醫者的重要性,描述了醫者的獨特個性和治病救人的理念,從而展現了其立體多面的形象。
 

2  地方志對清代和民國時期四川民間醫療記述的特色

2.1注重民間與官方的雙重認可

     清代與民國的地方志對醫者的記載往往反映了民間醫者在普通民眾和官方層面的認可度。地方志常會以醫案表現醫者醫術高明、醫德高尚,這些典型的醫案明確地記錄了醫家、患者、病情和治療方案,展現了地方名醫與社會各階層(包括當地百姓、官員等)的互動關系,從中可以看出醫者高超的醫學水平得到了老百姓和官員的廣泛認可。如《續修敘永永寧廳縣合志(光緒)》記錄了敘永名醫王佐良的三個醫案[1],第一個案例記載了時任參府的妻子病危,幾乎要氣絕身亡,其他醫生束手無策,參府叫人找來王佐良,王佐良指出病因是腹部的腫塊,經用藥后排出淤血而痊愈;第二個案例是參府的兒子病危,經王佐良施方用藥出黃汗后痊愈。第三個案例是進士徐陔云,生病后精神失常且全身發寒,王佐良判斷其病情為陽病見陰,經其治療后恢復正常。從這三個醫案中可以看出醫者與普通百姓、地方官員均有互動,醫術高超的民間醫生時常得到地方官員的青睞,兩者既是醫患關系又是朋友,相互之間聯系密切。又如乾隆年間編纂的《直隸瀘州志》記載了明代的醫者師仁趾的相關事跡,有“兵部許某延仁趾診脈”“巡撫某延仁趾至省”等[2],反應了民間醫生與軍隊、政府的互動關系。
      這種醫者與社會各階層的互動關系同樣表現在社會各界的評語中,這些評語也側面反映了醫者的社會地位。有的醫者造福百姓、名冠一方,與地方名士結交,甚至獲得題詞;如納溪的王以榖,潛心研技,醫術高超,“死之日邑人痛之,知縣劉申,唏以匾曰:端人也,上注:才品優劣沒后乃定。君子曰:終言有終也,王生為人,其有終乎。聯曰:見義必為,懷卓越非。”[3]又如合江的羅世珩“精岐黃,后人有繼其志者,前邑侯葉贈其圭璋匾以榮之。”[4]有的醫家在理論和技術上皆有很高的造詣,通過為官員治病而獲得信任,甚至被召見入京。如瀘州的名醫韓懋,“自是名聞鄉里,以醫藥治愈武宗疾患”,當時的名家楊慎作七言古詩《贈韓飛霞》送給韓懋:
往年見君黎州城,荒林明月尾虎行。凸杯百罰醁醽酒,么弦四犯玲瓏聲。
十六年來若反手,天涯白發遞相驚。君今結舫漁磯宿,愁霖我住癡禪屋。
空江瑟瑟縈霜葭,濕磴層層阻云木。晴風何日飏茶煙,策杖相求慰幽獨。
     由此可見醫者不僅給老百姓看病聲名遠揚,也通過給官方看病得到了官方的高度認可,成為與官醫并列的重要醫療力量。

2.2 體現個性與從醫理念

     地方志對醫者形象的展現也體現在對其個性和治病救人理念的描述,如《崇慶縣志》記載唐慎微“癥候不過數言,再問之轍怒不應”[5],表明了唐慎微醫術高、話不多,略有脾氣的生動個性;《直隸瀘州志》記載史清源“舉止端疑,笑言不茍”。寥寥數語呈現出了史清源獨特的行事風格和個性。
     地方志也重點描寫了醫者不求名利的公益之心。如:史清源“窮而病者予藥不索”,陳國泰:“貧者求藥,概不取資” [6],張馳翰:“光緒丙申秋,瘟疫流行,親制丸藥,以濟貧民,活者甚眾。”[6]《崇慶縣志》記載唐慎微,“其于人不以貴賤,有所召必往,寒暑雨雪弗避也。蜀帥李伯端招之至成都,尚書左丞蒲傳正欲奏與官,拒不受,其高節如此。”《直隸瀘州志》記載師仁趾“司人不求聞達,精醫學。”均重在體現醫者淡泊名利的人生觀和嚴謹認真的工作態度。地方志也會收錄醫者所作詩詞,以體現其除高超的醫術之外的巧妙文思。敘永的地方志記載醫者王佐良生平喜歡讀周秦諸子之書,兼工詩,著有“亂風扶水立,孤雁背云飛之句”。有些地方志也會輯錄醫者的教育理念和人生觀,《資中縣續修資州志》描述了醫者張馳翰教授徒弟的場景“講論性命之理,娓娓不倦,當勸人不藥為中醫,茍能清心寡欲,盡性立命,自然卻病延年。” 

2.3醫者的類型立體多面

     通過對四川清代與民國時期地方志的分析,可以發現醫者的形象往往是立體多面的。第一類是純粹的從醫者,主要包括開立醫館的坐堂醫生和行醫地點不定的游醫。坐堂醫生通常從小接觸醫療行業,或出生于醫學世家,有長輩或師父對其進行專業指導,學習內容具有傳承特色,世家成長起來的醫者常常名冠一方,地方志中會收錄其整個醫學世家的傳承脈絡。坐堂醫生除了有傳承的醫者,還有部分草藥醫,草藥醫是指以售賣藥材為主兼職行醫的人,他們常用簡單的驗方治病。
     游醫主要指草澤鈴醫,草澤鈴醫又稱走方郎中,他們常年奔走于市井,背負藥箱,手搖串鈴,服務于民間,是古代最基層的醫療工作者,常有“翻山越嶺適醫藥,走村串戶探病人”之說。草澤鈴醫來自于民間服務民間,其社會地位不高,通常無權勢,靠醫術和販賣藥材為生。如:資中的陶宗山,“精岐黃,常游歷于自流井富順、榮威、資內等縣,頭負盛名,活人無數。”又“心存濟世,不計資財,施藥療病,歷數十年不倦。”是民間懸壺濟世、救死扶傷的優秀醫者典范。歷史上很多名醫包括扁鵲、華佗等都是草澤鈴醫出身,通過自己的潛心鉆研和行醫多年的經驗積累,成為了醫者的典范。
     第二類是擁有雙重身份的醫者。有的醫者擅長文墨,同時具有醫者和文人儒士的身份;有的醫者本身是宗教人士,同時鉆研醫術,乃至達到較高水平,治病救人,造福一方;有的醫者家庭貧困,行醫的同時給人推運卜卦以補貼家用。這些醫者的雙重身份之間互相影響,讓其呈現一種獨特的醫者形象。
     儒醫是地方志中占比較大的一類醫者,如“火神派”創始人,清代邛崍的名醫鄭壽全;清代新都的名醫楊鳳庭等。儒醫按照形成原因又可具體分為兩種,一種是少學儒,后因為沒考上功名、興趣轉移或家庭變故,而棄儒從醫,并在醫術上有所成就,如呂姓人士“幼習儒,屢試不第,退而學醫”,王以榖“少學儒,因母病學岐黃”;王佐良“世居敘永百里外華峰山下,早入邑庠時,文非所好,留心醫術”;周懷綱“屢冠童軍不售,乃棄儒,研習岐黃之數,活人無數,今境內業醫者多出其門”;資中的張鳳廷“業儒未售,改習岐黃,老而愈精,醫治得活者甚眾,年八十一歲卒。”等。另一種是沒有放棄儒生的身份,把行醫當作兼職或興趣愛好,因其療效甚好而在醫術上享譽一方,如瀘州的史清源:“業儒業醫,長于診脈”。
     儒醫通常具有較強的文化功底,也使得他們能通過自學加實踐的方式在醫學上取得長遠的進步,儒醫通常能系統地研讀醫書,歸納總結各家所長,甚至形成獨有的見解著書立說。如王佐良匯集醫書百卷,從《難經》《甲乙經》《巢氏諸病源論》到張仲景、孫思邈的醫學著作,無不窮其微而獵其精,書讀百卷后有了自己的感悟。王佐良尤其推崇醫家喻昌的理論,認為“喻氏嘉言之,醫鉤深思,遠出諸名家上”,并且認為行醫貴在集眾長而為己長,治病須有胸有成竹,不能踟躕猶疑。又如清代合江名醫何炳椿(字茂唐),“讀書能文,累試不售,改習醫”,“尤其擅長寒溫之調診,幾乎著手立愈”。此外,何炳椿還探究了歷代名醫著作,再佐以經驗所得,產生了自己的見解,根據民國十八(1929)年的《合江縣志》卷五記載,何炳椿撰寫了兩卷《茂堂醫書》,包括《內傷寒金匱歌訣》一卷,《傷寒瘟疫辯似論》《瘟疫類方》合一卷。宜賓的宋成佳“附貢生,著有《醫學正源》十六卷,《屏城妙策》無卷數”。張懋“家世業儒,獨隱于醫”,晚年著《溯源論》一卷,《論凡》九篇。胡啟敬“庠生,弱冠時代友應錦江書院課,中歲究心醫理本其心得,參以經驗,輯為《醫會紀要》六卷行世。”儒醫的產生與科舉制度的發展有一定聯系,明朝時期的“八股”取仕和清朝時期的文字獄,破壞了人才選舉的根本意義,禁錮了人們的思想,致使大量科舉人群轉而研究醫學典籍,業醫為生,為儒醫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另一種擁有雙重身份的醫者是道家修行人士兼醫。中醫理論與道家的天人合一的思想密不可分,都是在宏觀上通過對環境的認知,陰陽五行、順應四時八節來保養自身的精氣神;同時在微觀上,內省自身,按照子午流注的規律,調理血脈的運行,進而發展出詳盡的理論。道家理論對中醫的理論體系、診斷治療、脈絡傳承等都有深遠影響。加上四川為道教的發源地,擁有青城山、鶴鳴山、峨眉山等名山,自古以來修行者眾多,這就為道家修行人士行醫奠定了基礎。這些名山既為修行者提供了精神空間,也提供了豐富的藥材,成為修行人士研習醫學的寶庫。嘉慶年間的《峨眉縣志》人物仙釋篇中就記載了來峨眉山修行的眾多高人,包括廣成子、葛由、孫思邈、白玉蟾、張三豐等,這些高人中不乏醫術高超之人。從四川其他地區的地方志中也可發現道家修行人士兼醫者之人,有的是在游歷蜀中名山時遇到了醫術高超的修行者,從而獲得了指導和傳承,如《續修敘永永寧廳縣合志(光緒)》中記載明代的謝武“少業醫,游青城山遇異人獲秘訣,活人甚眾,年七十四無疾而卒”;有的本身是道士,在山中修行數年,研習醫術頗有成就,后下山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享譽一方。如《直隸瀘州志》中記載的韓懋,生于瀘州,號飛霞道人,隸籍峨嵋山道士。少時為諸生,屢試不中,遂出家為道士。“制行高潔,善詩文,遇高道授以道法,自是名聞鄉里。”韓懋在明德年間被朝廷召入京師,以醫藥治愈了武宗疾患,武宗賜其號“抱一守正真人”,并敕建飛霞宮。韓懋醫術精湛,善于總結,著有《韓氏醫通》《楊梅論治方》《海外奇方》等醫學書籍。
     考察明清時期四川的地方志可以發現,有的民間醫者行醫的同時給人推運占卜以補貼家用,如資中的葉天成“精易理,家貧以卜筮為生”;合江的羅世珩“精岐黃,明星卜”;清代的饒懋猷“精醫卜堪輿”[6];胡修“武進士,業醫有奇術”等。此類醫者兼營數術,數術的種類包括:推運、相面、堪輿、星卜等,術士與道士原本都屬于方士階層,漢代以后兩者分化,方士階層逐漸衰微,其上流精英分流為道士,下層方士逐漸融入民間成為術士。與道士行科儀齋教、修符箓丹道以追求長生不老的目標不同,術士群體大多單純運用術數換取錢財,或者以之作為職業。四川地方志對民間醫者兼營數術的記載眾多,有的沒有明確表明醫者兼營術數,但會記錄一些事跡側面印證醫者有此技能,如:敘永的金石,“能知四時八節之風從何方起,病從何來,并有神術”。亦如崇州的呂姓醫者通過研習易理達到融會貫通,“諸河圖洛書驗之五運六氣,獨窺內經不傳之妙,旨其自敘略曰:醫者易也,非意也,蓋即易,交易變易不易之道也”。此類民間醫者眾多,蓋因為中醫與術數都是建立在陰陽五行思想上,因此兩個領域的從業者常有交集。
 

3  結 語

     “變化不系滯于規矩之方圓,旁通不凝閡于一涂之逼促”(《抱樸子外篇·尚博》),濟人利物的方式多樣而不局限于特定的身份或行業,事物觸類旁通而不固定于一條道路之上,民間醫生在一定程度上補充了官方醫療資源的不足,且不論是何種身份的醫者皆是懷著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的愿望造福一方。
 

參考文獻

[1] [清]鄧元鏸,萬慎 等.續修敘永永寧廳縣合志:卷三十五,卷三十五[M].鉛印本.[出版者不詳],1908.
[2] [清]夏詔新.直隸瀘州志:卷六[M].刻本.[出版者不詳],1759. 
[3] [清]趙炳然,陳廷鈺 .納溪縣志:卷八[M].刻本.[出版者不詳],1813. 
[4] [清]瞿樹蔭.合江縣志:卷之四十三[M].刻本.[出版者不詳],1871.
[5] (民國)謝汝霖,羅元黼,等.崇慶縣志:士女第八之二[M].鉛印本.[出版者不詳],1926.
[6] (民國)吳鴻仁,等.資中縣續修資州志:卷五[M].鉛印本.[出版者不詳],1929.
 


基金項目:2020年6月瀘州市社會發展與文化建設研究中心科研資助金項目“瀘州中醫藥資源的歷史文獻研究”(項目編號:LSW2020003)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簡介:刁溯(1990-),女,四川瀘州人,碩士研究生,助教,研究方向:傳統文化。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亚洲小视频在线,先锋影音av资源,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