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大連與蘇州的日文語言景觀招牌的差異比較

2022-04-12 點擊:

——以店名中的日語招牌為中心

陳倩如
(大連理工大學,遼寧大連 116000)
 
摘要:該文通過對大連市五彩西街與蘇州市淮海街兩地日本特色商業街,日語語言景觀中的店名招牌進行匯總,對日語招牌中的行業分類、店名的語碼組合形式、語言狀況、文字組合進行匯總、比對,在數據中找出兩地日語標牌標示中存在的差異,就其相同性及差異性進行分析,并就分析結果找出其原因。
關鍵詞:大連;蘇州;店名;招牌;差異性
中圖分類號:H3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b)-0026-06
 

Comparison of Japanese Language Landscape Signboards Between "Dalian" and "Suzhou"

——Focus on the Japanese Signboard in the Store Name

CHEN Qianru
(Dali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Dalian, Liaoning, 116000, China)
 
Abstract: This paper summarizes and compares the store name signs in the Japanese language landscape of "wucai West Street in Dalian" and "Huaihai street in Suzhou", summarizes and compares the industry classification, code combination form, language status and text combination of the shop name in the Japanese signs, and finds out the differences in the Japanese signs in the two places, Analyze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and find out the reasons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results.
 
Key words: Dalian; Suzhou; Store name; Signboard; Difference
 
     趙蓉暉曾指出,“全球化的發展對語言的形式、內容和作用方式都造成了深刻的影響,進而使語言成為全球化體系構建中不可缺少的要素”[1] 。語言景觀在全球化背景下,其研究日益突出,語言景觀是在某一特定領域內,用來提供信息的語言展示。語言景觀是由私人或政府制定的,顯示在路牌、街牌、店鋪名、廣告牌上的語言。染谷裕子[2]研究語言景觀的文字使用情況的問題,針對問題的選擇“區域差異”來說,對于角度而言,針對字母的使用著的看板的比例在兩地域之內的最高水平均值,進行文字的類型的研究,并針對這兩個地區周圍的標志的差異進行分析。
     作為臨岸港口城市,大連市、蘇州市具有得天獨厚的發展優勢,已成為區域中心重地。兩地都是日本人和日資企業居多,對于“日本特色商業街”或“日本人町”指的是日本移民或企業等派遣到和日本有人文或經濟關系的國家,以及,一些大城市等地去生活或工作的單身人士,也有攜帶家人移民或長期居住的街道[3-4]。該文以場所符號學作為理論背景,按照SPEAKING模型模板[5],就“大連市五彩西街”與“蘇州市淮海街”日本特色商業街,日語語言景觀的店名標牌,對兩地的行業分類現狀、語碼的語言組合模式、標牌使用的語言種類、日本語言文字組合實態四個方面,進行分類、匯總、分析、比對,找出兩地的相同點及差異性,分析形成這種結果的原因。    
 

1調查方法

(1)本調查時間,在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期間,使用相機拍照照片與實地調查的方法,
(2)這次攝影調查總計收集照片2166張,其中,“大連市五彩西街”的語料樣本為1214張;“蘇州市淮海街”語料樣本數量為952張。
(3)兩地日本商業特色街、日文語言景觀的店名招牌從實地搜集“大連市五彩西街”私人語言景觀計274個,“蘇州市淮海街”私人語言景觀計210個。兩地日語語言景觀招牌共計484個。
(4)對兩地日本特色商業街、日文景觀的差異和問題,按照數理統計法運用Excel軟件對調查表收集到的數據進行統計。依據語言景觀理論,對收集到的信息、資料及結果,運用歸納、演繹、類比、綜合等方法,加以分析和概括。
 

2理論依據

     場所符號學,究其根本是考察語言互動在物質場所的符號學表達。場所符號學考察不同語碼在地緣空間政治中具有的意義。實質上,語言活動就是不同符號體系不斷進行選擇的過程,這種選擇具有地域性[6]。以場所符號學作為理論背景,可以讓該研究更好地對日文招牌設立的原因及自身影響進行分析闡述。
     美國語言人類學家Hymes從人類交際文化學視角出發,研究人類言語活動的交際效率。他認為言語活動的主要構成要素可以用SPEAKING中的八個首字母來表示,從而形成了SPEAKING模型。這種SPEAKING分析模型可以為語言景觀研究提供分析框架,從而全面地分析語言景觀的語言形式、語境之間的關系、創造者的動機、讀者的反應等。
     該文對SPEAKING模型中,(E)表示目的:揭示語言招牌的功能以及創設者通過語言招牌想要實現的目標。該研究日文店名招牌的功能及背后承載的社會期待結果,是否有效定義經營業態、闡述經營品類,并起到渲染店面濃郁異域風情特色的作用。(A)表示行為次序:考察語碼的空間呈現方式。如多語語碼孰先孰后、孰大孰小的問題,與場所符號學中“語碼取向”中的部分內容重合。該文研究日文店名招牌語碼的空間呈現方式,關注多語語碼孰先孰后、孰大孰小等層次排版,是否起到語碼層面的強調作用。(K)為基調:考察語言景觀的信息度量和文字密集程度,與“語碼取向”中的部分內容重合。該研究關注日文店名招牌信息突顯程度、語碼組合選擇趨向,是否足夠突出日文在語言景觀中的優勢地位。(I)為媒介:考察語言景觀的語域視角和語碼層面,傳播的形式與風格。該研究關注構成日文店名招牌的語言、文字種類選擇,以及使用頻率,是否滿足日式風情需要。
 

3調查內容

3.1兩地日語語言景觀行業分布比較

     有特色日文語言景觀的店名、商鋪招牌是一道靚麗的日文語言景觀,能夠吸引客源、帶動銷售、獲得較好的經濟效益。從實地調查看,按照行業實態搜集“大連市五彩西街”私人語言景觀計274個,“蘇州市淮海街”私人語言景觀計210個。
     據相關數據統計,兩地特色日本商業街的業態布局十分相近,主要分為餐飲服務、娛樂服務、生活服務和文體服務這四大分類。這其中,餐飲服務類店面,“大連市五彩西街”在被統計274家中為234家,比例85.39%;“蘇州市淮海街”在被統計210家中為187家,比例89.04;特色日料毫無疑問是店鋪的主要營業內容。調查上看,日料店是各類調查對象到日本街消費的首要目的地。日式風情酒吧是另一高頻日文語言街景,從數量上“大連市五彩西街”比例為總數量的25.18%,“蘇州市淮海街”僅為總數量的14.76%。大連市是游客、居民的高頻到訪地,餐飲在商業街店面占據著商圈絕對主導的地位。娛樂服務類店面,“大連市五彩西街”在被統計274家中為20家,比例7.64%;“蘇州市淮海街”在被統計210家中為14家,比例6.65%。都是符合日式風格的娛樂服務,是僅次于餐飲第二類店面;生活服務類店面,兩條日本街上生活服務類店面樣式種類較豐富,生活服務基礎功能性強。文體服務類店面,兩條街附近都有為日本人提供專屬就學便利的教育資源,如日本人學校。此外還設有符合日式風格的休閑體育場館資源,如高爾夫、健身館等。針對兩地主營店面類型做比較,發現整體上兩地具有共同特點。比如通過深入調查比對兩地特色商業街上語言景觀現象、特點,發現餐飲服務方面,日風餐飲服務店面的語言景觀在“大連市五彩西街”“蘇州市淮海街”兩地均具有明顯優勢,占據主導地位。但是,兩地之間也有各自獨有的特點。比如,在“酒吧”店面項目比較上,反映出“大連市五彩西街”上日風酒吧店鋪分布較“蘇州市淮海街”明顯更有優勢。進一步比較大連、蘇州兩條街上業態分布類型,綜合各類服務業態,“大連市五彩西街”比“蘇州市淮海街”的店鋪總數更多,并且店鋪種類更加豐富。

3.2兩地日語景觀標牌的語碼組合形式   

     語言景觀研究在基調方面,需要考察語碼選擇與文字密度。作為一種語言符號標志,語碼的選擇既可以是社會的規定的結果,也可以是個體在社交中自我的選擇[7]。由此可見,語碼的選擇和呈現方式對最終結果是產生一定影響的。因此,本節將從語碼角度探討“大連市五彩西街”以及“蘇州市淮海街”的語言景觀。表1的內容為兩地日語語言景觀標牌的語言組合模式,其中日語作為店鋪招牌中的語言標識,容易在漢字形態方面和漢語產生混淆。在計數時,將根據實際使用情況判斷,如果所要表達內容偏向日語表達,則將該漢字算作日語。例如,店鋪招牌中出現的“一心日本料理”、“川松居酒屋”、“和心庭”,由于出現在日式料理店中,因此算作日語。
 
表1 大連市五彩西街、蘇州市淮海街店名招牌中的語碼組合
語言組合 大連市五彩西街 蘇州市淮海街
  數量(例) 占總數比例(%) 數量(例) 占總數比例(%)
單語標識 日  語 223 81.05% 167 79.52%
雙語標識 日+漢 8 2.91% 25 11.90%
  日+英 37 13.87% 17 8.10%
  日+意 2 0.73% 0 0%
  日+韓 1 0.36% 0 0%
多語標識 日+英+漢 1 0.36% 1 0.48%
  日+韓+漢 1 0.36% 0 0%
  日+泰+漢 1 0.36% 0 0%
合計   274 100.00% 210 100.00%
 
(1)在“大連市五彩西街”的274個有效樣本中數量第一位為單語語碼招牌,其次是雙語語碼招牌。多語語碼招牌數量較少。單語、雙語、多語語碼在“大連市五彩西街”的商業招牌總的有效樣本中的占比排序,顯示了“大連市五彩西街”的商店招牌名稱的多語使用情況,在有效樣本中分別占比81.50%、17.87%、10.8%。在“蘇州市淮海街”的210個有效樣本中數量第一位為單語語碼招牌,其次是雙語語碼招牌。多語語碼招牌數量較少。單語、雙語、多語語碼在“蘇州市淮海街”的商業招牌總有的效樣本中分別占比79.52%、20%、0.48%。“蘇州市淮海街”的商店招牌名稱的多語使用情況基本與“大連市五彩西街”相似。
(2)兩地語言標識雙語組合中,主要以“日語+英語”、“日語+漢語”為主。“大連市五彩西街”是“日語+英語”(13.87%)的數量最多。其次,“日語+漢語”的數量最多(2.91%)。“蘇州市淮海街”是“日語+漢語”(11.90%),其次是“日語+英語”(8.10%)。因此可以看出兩地“日本特色商業街”,大連市更趨于日、英,蘇州市則趨于日、漢。就開放性程度而言,大連市五彩西街要高于蘇州市淮海街。
(3)兩地店名招牌多語組合中,主要出現在大連五彩西街,總計有3例,占比為10.8%。大連地區韓朝商貿頻繁,出現泰文店家為泰式菜館,兩個孤例雖然少,但店家設置指向性突出。蘇州淮海街僅有1例,占比0.48%。
     “大連市五彩西街”和“蘇州市淮海街”的語碼模式進行比較,筆者得出了如下結論。兩邊的有效數據雖不相同,但是單語、雙語、多語比例相似,說明總體的趨勢不相上下。在多語出現的頻率中,漢語和英語相較其他的語言來說出現頻率較高。漢語出現的頻率高主要是因為漢語是我國的母語,具有地域優勢[8-9]。英語則是作為國際共用語言的身份出現在各大招牌,因為英語的受眾廣,所以對于不認識日語的人來說,英語和漢語就會充當傳遞信息的語言。

3.3兩地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的語言狀況   

     在收集到的兩地日本特色商業街店名招牌語料樣本中,6種語言按單一語碼出現次數統計語碼調查的數據,如表2所示,明顯可以反映出大連市五彩西街與蘇州市淮海街的日語店名招牌中不同語碼綜合數量上的區別。大連與蘇州的語言類型使用情況的排行為“日語”、“英語”、“漢語”、“韓語”、“意大利語”、“泰語”。

表2  兩地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的語言狀況
 類  別
 
語  種
大連市五彩西街 蘇州市淮海街
數  量 比  例 數  量
日語 274 83.54% 210 82.68%
英語 38 11.59% 18 7.08%
漢語 11 3.35% 26 10.24%
韓語 2 0.61% 0 0%
泰語 1 0.3% 0 0%
意大利語 2 0.61% 0 0%
合計 328 100% 254 100%
 
 
      從表2可以得出,大連市五彩西街、蘇州市淮海街上日語店名招牌的日語語碼,均以日語、漢語、英語為主,排次基本相同,比例相當。兩條街的差異在于,漢語、英語的語碼出現的綜合次數上有差異。比較大連、蘇州兩條日本街日語、漢語、英語語碼實態數據,在日語無顯著性差異。這兩個特色街區在建設伊始,就是以“日本特色商業街”為建設目標,所以日式特色是整個街區的主流,店鋪為了契合整個街區的特色,開始將店鋪的命名和裝修風格傾向于日式,形成了日式街區的語言景觀的架構[10]。
    另外,在漢語、英語的使用上明顯看到不同,由于兩地的歷史背景、區域環境、經濟發展、人文習俗不同,“大連市五彩西街”和“蘇州市淮海街”在語碼的豐富層度以及不同語碼出現的比例方面的差異很大。大連是港口城市,與較多國家都有交集,且來往較為頻繁,因此語碼較為豐富。而“蘇州市淮海街”處于經濟較為發達的現代城市,因此國際化的表達也會出現在招牌上。但為了迎合受眾,英文語碼與中文語碼在日文招牌中出現的次數有明顯差異[11-12]。
      另外,在多語出現的頻率中,中文和英文相較其他的語言來說是出現頻率較高。中文出現的頻率高主要是因為中文是我國的母語,具有地域優勢。英文則是作為國際共用語言的身份出現在各大招牌,因為英文的受眾廣,所以對于不認識日文的人來說,英文和中文就會充當傳遞信息的語言。

3.4兩地日語語言景觀的文字組合實態

      在日語中有四種類型的字符:漢字,平假名,片假名和字母(主要是羅馬字母);在本調查中,當在同一招牌上使用多種字符類型時,會將它們算作每種字符類型。
     兩地日語語言景觀的文字組合實態中顯示了兩地的日語字符類型組合的結果。該結果基于從“大連市五彩西街”的招牌調查中收集的有效樣本274個數據以及“蘇州市淮海街”的210個有效樣本數據中了解單詞和字符類型的組合。其中,在“大連市五彩西街”和“蘇州市淮海街”,日語漢字的使用數量最多,分別占比36.50%和28.10%。另外,從調查的結果可以看出,在所有行業中使用日語與否具有一定的行業傾向。比如說,在餐飲業方面多使用日語,而在韓妝方面,卻是使用的韓語。井上[13]指出,漢字是表意文字,假名是音節,字母是音素。各種店鋪招牌中,漢字是唯一的表意字符,占據了招牌符號的主流。在兩地的餐飲店鋪主要使用漢語和日語母語者都可以理解的漢字。有時也會出現,漢字和平假名是一起使用的情況。其中“漢(日)+平假名”的比例,大連為4.01%,蘇州為9.05%;“漢(簡)+平假名”的比例,大連為3.28%,蘇州為8.57%。
      日語中有一部分漢字與漢語的繁體字、甚至是簡體字形狀相同或相似,并且含義相通。這一類日語漢字可以被漢語母語的顧客所閱讀,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信息傳遞的作用。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日語漢字具有“信息功能”。它可以讓日本人和會說日語的人達到閱讀理解的目的,也可以將信息傳輸給非日本人和非會說日語的人。
日語除了漢字之外,還存在平假名、片假名、羅馬字的表達方式,以下將結合表4的內容進行分析。日常日語書寫當中,漢字、平片假名是混合使用的狀態。其中,平假名是日語使用的一種表音文字,常常被用來表示日語中的固有詞匯及文法助詞,以及為日文漢字注音。表4所示,單獨使用平假名的情況,在大連占8.76%,在蘇州占在5.71%。低于日語漢字的單獨使用比率,即大連36.50%,蘇州28.10%。其次,片假名主要用于外來語的表達、或是對行文中對某詞(可以是漢字或原本用平假名書寫的詞)表示強調時使用。片假名作為具有日語特色的表記方式,在店鋪名中的使用比例僅低于漢字。片假名在大連市及蘇州市的日本特色商業街中的使用比例分別為12.04%和9.05%,均高于平假名的使用情況。羅馬音主要作為日語的讀音注釋,類似于英文中的音標。羅馬字的使用沒有單獨出現,而是通過與漢字、假名結合使用出現。其中,“漢(日)+A(羅)”的情況在大連市出現頻率為3.28%,蘇州市無數據。“A(羅)+片假名”的組合使用頻率為,大連市4.38%,蘇州市3.33%。“平假名+A(羅)”的組合使用頻率為,大連市1.09%,蘇州市0.95%。
      兩地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標牌中單語標牌都是日語語碼標識,其風格不受通用語言的影響,以日語的4種標記方式作為主要標記。這種異國風格帶來一種感官上的新鮮感,感受到日本的特色。其中日語漢字作為中國與日本共同具有的表記方式,擁有明顯高于其他3種標記的使用頻率。這樣既有異國風格,也具有一定實用意義。
 

4結語  

(1)日語景觀標牌的語碼組合形式,以日語為基本,單語為日語使用數量最多,分別占比為大連市83.54%,蘇州市82.6%,基本相近,說明兩地構建日式特色商業街目標一致。兩地在雙語的使用數量上比較接近,但是在語碼組合模式上兩地存在明顯差異。“大連市五彩西街”總數量為48個,占比為17.87%,其中日+漢8個,占比為2.91%;日+英37個,占比為13.87%,還有日+意2個和日+韓1個。“蘇州市淮海街”總數量為42個,占比為20%,其中日+漢25個,占比為11.9%;日+英17個,占比為8.1%。從雙語語碼組合上,兩地存在明顯的差異性。另外在多語使用數量上,從多語語碼組合上,兩地也存在明顯的差異性。
(2)從兩地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的語言狀況可以看到,在6種語言按單一語碼出現次數統計語碼調查的數據中,明顯可以反映出兩地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中數量及占比存在差異,大連市五彩西街以日語、英語、漢語、韓語、意語、泰語排列,蘇州市淮海街以日語、漢語、英語排列。
(3)兩地日語語言景觀的文字組合實態中,以日語漢字單獨使用形式最為常見,漢字表意的跨語言優勢,在店名招牌得到了充分應用。平假名、片假名等單獨同一類字符構成的招牌樣式,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存在經典文字組合及特定的語言習慣現象。比如,小酒館店名招牌常包含“居酒屋”字樣。俱樂部店名招牌,常見為“日語+英語”形式,這主要是因為俱樂部作為日語外來詞匯一般慣用其英文單詞“club”,恰恰是日語中的外來詞匯。按摩、玩具店的店名招牌,常見為“日語+中文”,有利于提升辨識度。
通過兩地特色商業街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的調查、匯總、分析、比對得到以下結果。大連市五彩西街建設相對較早,作為臨海港口城市,大連與東北亞日俄朝韓等較多國家都有交集,且來往較為頻繁,“舶來”語碼種類也較為豐富,傾向于日語、英語、漢語及多國語言,招牌設計上也更青睞于日式。從特色商業街日語語言景觀店名招牌可以看到當地歷史背景、文化氛圍、開放意識等。蘇州市緊鄰國際大都市上海,是長三角大都市圈的開放腹地,日語語言景觀中帶有多語言的標識,是國際化的標志。蘇州市淮海街上的語碼內容和形式,也將面向更多的國內、國際受眾,更加豐富多樣。
 

參考文獻

[1] 趙蓉暉.語言政策視角下的中國外語教育發展趨勢[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4):27-33,89.
[2] 染谷裕子.言語景観の中の看板表記とその地域差―小田急線沿線の実態調査報告―[G].莊司博史,P・バックハウス,F・クルマス.日本の言語景観.三元社,2009:95-122.
[3] 逯花.北京市日語語言景觀研究[D].北京郵電大學,2020.
[4] 杜雪蓮.關于日本語言景觀中“簡明日語”表達的研究[D].大連理工大學,2018.
[5] 王璐.基于SPEAKING模型的城市歷史文化街區語言景觀研究[J].哈爾濱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21,12(04):90-94.
[6] 孫蓮花,杜雪蓮.語言景觀中“簡明日語”的語言表達特點分析[J].文教資料,2018(04):44-45+52.
[7] 孫蓮花,王思美.語言政策對語言景觀的影響研究——以大連市的日文語言景觀為例[J].文教資料,2017(04):226-227.
[8] 黃小麗,潘曉琦,葛銘禹.語言產業視角下食品行業中的日語語言景觀——以中國本土食品包裝上的日語語言景觀為例[J].語言產業研究,2021,3(00):143-160.
[9] 胡敏,何寶年.論南京市旅游景區語言景觀的中文表述問題——從日語翻譯角度[J].漢字文化,2021(14):139-140.
[10] 王麗青.大連旅游景區語言景觀調查研究[D].遼寧師范大學,2019.
[11] 吳麗霞,董娟娟.日本兼六園的語言景觀調查及分析[J].日語教學與日本研究,2018(1):11.
[12] 梁佳慧.日語教學中文化的導入——以《綜合日語教程第六冊》中的自然人文景觀為例[J].考試周刊,2016(16):80-81.
[13] 井上史雄.経済言語學からみた言語景観―過去と現在―[G].莊司博史,P・バックハウス,F・クルマス.日本の言語景観.三元社,2009:53-77.
 


作者簡介:陳倩如(1994-),女,湖北?等,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日語語言文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亚洲小视频在线,先锋影音av资源,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